Aglar anna

故人与归人(完)

神秘的Y:

斑与柱斑的场合


千手祠堂出乎意料的没有在村子里,而是设置在村后的密林深处。若不是有柱间带路,即使是斑也无法准确找到那个隐秘的地方。


随着两人的深入,树林间的空隙越来越小,树冠高大浓密,几乎遮蔽了日光。地面有些潮湿,深色的青苔覆盖着地表,蔓延在地面上凸起的块根和粗壮树干上,一眼望去几乎是一片汪洋绿海,方向感被压制到极点。


脚下滑腻的触感直到踏上裸露的褐色土地时才消失,这时两人的面前突兀的出现了一块空地。斑和柱间站在一条蜿蜒的树线前,数米之外的地方有一颗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巨木。它的树干大概七八个成年男子才能堪堪环抱,树冠从顶部伸展出来,无数枝丫层层叠叠,空隙处填充着簇拥在一起的叶片。


巨木的树冠刚好与周围的树木相接,从外部看来大概只会以为是由数棵相邻树木顶部拼接而成,只有深入林下,才会发现其中深藏的奥秘。


“就是这里,这棵巨木就是千手一族的祠堂。”柱间眼中含着些自豪,对斑解释道。


斑微微颔首,看着那些从地下涌出盘踞在树干四周的粗壮根系,“天然的产物?”


“最开始大概是天然的,族学的老师提起过一次,据说是不知哪一代的千手族长遵从先人遗愿将族人迁回故地,恰巧在村落周围找到了一棵能容纳森之力的树,他将自己的力量融入树体,让树获得了更强的生命力。而后便把千手祠堂设置在那里,直至今日。”柱间想了想,继续道,“不过这件事年代太久远,也没有确切的记录,大概传说的成分重一些。”


斑若有所思,巨木的存在确实并非寻常,他见过柱间使用木遁,但那都是短暂性的激发生命力或是创造出活性极强的受控木体,像这样造成长久的影响,甚至主人死后还能继续存在的查克拉,忍界中鲜有听闻。


除了……宇智波一族的瞳术。


他目光一暗,又想起了那块石板。互为阴阳之力,既对立又统一,那么,两者间应该有着超越表象的本质上的相似。


沉思着走到树下,身边起伏的根系几乎高过两人的头顶,柱间上前一步将手掌贴上数树身,一道亮绿色的查克拉亮起在他的掌心和相贴的树干周围,下一秒,一道成人高的门向内打开。


两人进入后,树门悄然闭合,封闭的树身内部发散着一股木材的清香,本以为狭小的空间却比外面看上去还要宽阔不少。柱形空间两旁以树体凿出方形的凹槽,整齐的摆放着卷轴,相邻的地面上则堆放着书籍,只在中间留出供一人同行的小路。


树身内划分为许多个小房间,由蜿蜒而上的简易楼梯连接。因为这里的藏书和记录卷轴是按照年代先后摆放的,越久远的放置的位置越高,最底层的空间摆放的就是近一百年的史料,六百年之前的记录大多残缺,或是难以辨识,便都被放在了最上层。于是两人拾级而上,直到到达顶部一个狭小的房间。


与楼下相比,这个房间称得上杂乱。卷轴和书混在一起,上面都蒙着一层灰,陈旧的纸张四处散落,上来时柱间还不小心碰到了一摞书,灰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卷过地面,空气中飞散的粉尘让柱间狠狠打了两个喷嚏。


斑回头看他,挑眉道:“不错的收藏。”


柱间不自然的摸着脑袋,“这里收放的史料大多难以辨识,部分有价值的已经被抄录过放到了楼下,加上年代太久,很少有人上来,所以有些疏于管理。”说罢卷起袖子,“宇智波君想看什么,我帮你找。”


“不必。”斑断然拒绝,见柱间一脸失落,轻声加了句“多谢。”


柱间又露出笑容,“那我先去楼下,正好需要查阅些资料。”他转身下楼,脚步声一路走远。


斑收回视线,捡起脚边落着的纸张。经过时间的沉淀,纸张已经变成了古旧的深黄色,残存的墨迹浅淡,文字看上去也与现在不同,加上纸上没有明确的书页编号,确实难以解读。


当然,那只是对没有写轮眼的人来说。


他盘腿坐在地上,面前一字排开数张密布字迹的白纸。
文字不同于数字,是可重复的有序代码,具有特定的意义,排列间也有迹可循。而无论是历史古籍还是忍术典籍,在年代上来说都存在延续和更替。六百年是一段漫长的时光,能让文字的形态演变却不会太多的改变它所具有的意义。看过宇智波年限接近的藏书,又有大量史料作为依托,建立其中的联系只是时间问题。


斑开启写轮眼,快速整理着获得的信息。这里的史料内容繁杂,为文字识别提供了便利,也无疑增加了他的工作量。终于在翻阅某本古籍时,他突然见到了一个熟悉的名词——赤月。


赤月的说法在宇智波一族的藏书上也出现过,不过那里称之为红月,所指的是个月亮变成红色的特殊日子。按照上面的研究,红月现象似乎是由一股未知查克拉积累造成的。太阳属阳,月亮属阴,会受到属性相似的查克拉的影响,又会反过来影响查克拉的持有者。反复试验的数据表明红月之日时阴性查克拉量会显著增加,忍术的效果也有明显增强。而根据红月出现时自然环境中查克拉的峰值和前后期的查克拉含量变化,推测出红月的出现周期大概是五百年。


若这里的史料时间划分没错,赤月之日的出现也就意味着这些记录大概是一千多年以前留下的,那么和石板存在的时间便对上了。至少证明那个时候千手一族是确实存在的。


那么,接下来只要确定在两族历史上是否出现过两股力量的所有者或是两族是否本为同源,便可证实石板上所言的内容部分是真实的。


至于后面提及的月之眼计划,斑不会考虑。


他追求强大力量的根本原因是想改变现有的忍界格局,达成最终目的。而那样通过创造一个虚假的世界来让现实获得和平,不过是一种虚伪的假象罢了。


短暂停顿后,斑继续翻阅剩下的古籍,只是这次的收获不与他关心的部分直接相关。


上古的忍界,或者那时候还不能称之为忍界,那个时代有两种人,普通人和可以使用特殊力量的人,普通人和现在一样,分国而居,特殊力量的使用者则大部分聚集在一起。如此看来,千手和宇智波不论是否起于同源,在那个时代至少是同属于一个族群。


翻阅的过程中斑也顺手整理了杂乱的史料,将它们分类放置,在某个角落里,他发现了一个有着木质纹理的盒子。盒子表面已经被灰尘染得看不出本色,也不知是何时被放到了这里一直无人问津。而在开了写轮眼中,这个外表朴素的盒子上居然缓慢的流动着一层查克拉。


那是种与普通查克拉迥异的存在,本身呈现出一种耀眼的金绿色。它包裹着整个盒子,以有序的方式缓缓流动,消耗的同时又借此再生,是以保持着一种特殊的平衡。


斑试探着在指尖裹上查克拉轻轻碰触盒子的表面,刚刚接触,自身的查克拉如同遇见了坚实的屏障的,难以越过分毫。而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股金绿色的查克拉像是在辨识什么,流动减缓,最后停止,整体向他的查克拉所在聚集,如同拉长的藤蔓,顺着那点稀薄的查克拉缠上了斑的指尖,亲昵的绕了绕,瞬间消散在空气中。


斑收回手,隔着查克拉其实并没有什么触感,只是总觉得指尖仿佛被另一人握住,居然能感觉到一点残存的温度。这次他的查克拉能毫无阻碍的探进去了,盒子也被轻易打开了。


里面放着数张白纸,看墨迹居然还比较新鲜。考虑到这些史料的时间,斑觉得这个盒子和那种查克拉大概和千手一族的森之力一样,有着特殊的效用。


他拿起白纸很快浏览,上面的字比起外面的史料来说更加古老,却没什么辨识障碍。字形他虽然不认识,但那每个字上闪动的金绿色查克拉真是再好认不过,隔着漫长的时间,将主人的声音一点点传递过来。


【兄长亲启:
   近日来,倍感身体不适,医者不肯细言,恐是吾大限将至。观吾一生,多为族人奔走,临至晚年,终有所成,不愧对父亲所托,然心中仍有愧疚,难以言说。】


写到这,墨迹稍有变淡,字形也更加洒脱,似乎书写者心中重担放下些许,或是终于把压在心底许久的话说了出来,后面的讲述开始变得流畅和亲昵起来。


【哥哥,最近我时常梦见咱们小时候的事。哥哥才能过人,修行也较我百倍努力,非我能及。我知晓哥哥为了继承父亲的意志从幼时开始便做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我很后悔,那时没有和父亲表明意愿,哥哥是比我更加适合的人,我甘愿辅佐哥哥。也许父亲对哥哥存在误解,但只要将一切阐明,我想父亲一定会认同哥哥的。然往事已逝,再说这些,只怕只会让哥哥更加恼火。


近来两族间摩擦频繁,我担心将来事态会发展得更加严峻,不知哥哥身处何方,可否见面详谈,平息两族纷争,让我们之间的矛盾止于我等,莫再牵涉族人。


若时间不待,请哥哥原谅弟弟先行,念在往日情分,考虑弟弟所言。


………………


此生心愿已偿,唯一牵挂的便是哥哥,若有来生,若哥哥不弃,愿仍与哥哥为兄弟,愿一生不离,愿携手归去。】


信到此结束,并无落款。


斑将信纸搁在一旁,拿起盒地的小包,从中抖落出两颗不同颜色的勾玉。黑色那块上附着金绿色查克拉,另一块……斑瞳孔紧缩,陡然握紧掌中的勾玉。红色勾玉上残留的查克拉虽然微弱,却还是能够辨别出是属于写轮眼的瞳力!而在两块勾玉上面分别镌刻着两个名字,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勾玉上方还留着小孔,大概以前是作为佩饰在使用。


联系信上所说,不难分析出前因后果。


古早时,两位首领是兄弟,却因继承父亲之位出现分歧,分裂成两个族群。而这两位首领其中一位的挂饰上残留着写轮眼的特殊瞳力,极有可能是宇智波一族的先祖,另一位的信件出现在了千手一族的祠堂中,那么是千手先祖的可能性极高。如此一来,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确实同出一源,世代相争的缘由也能被解释了。


除此之外,从两块佩饰上留下的查克拉来看,两人的力量并不相似,假定他们都只从父亲身上继承了一方面的力量,那么木遁之力和写轮眼瞳力间确实是可以融合的,毕竟它们本就同出一源,由此引出完整的力量的说法是可信的,永恒的写轮眼并非进化的终点。


斑现在可以肯定石板上所言大部分是真实,但是它存在本身就变得可疑了!


石板存在于宇智波祠堂中千年之久,可能正是从先祖生活的时代留存下来。而里面的内容需要瞳力解读,记录的也是两族机密,非核心人员不可知,不会是外族所为。但从残留的力量来看,先祖远强于之后任何一个宇智波一族的巅峰强者,他在千手先祖死前都没通过那种方法获得兄弟的力量,又怎么会留下这样的碑文,让自己血缘远不如自己亲近、力量不如自己强大的后代去夺取对方的力量来开启更强大的写轮眼呢?


那么,留下石板的是谁?


斑感到一阵心惊。


一定有一个悉知两方隐秘的第三方存在,而且,对两族饱含恶意。两族能传承至此,能够设下持续千年的巨大阴谋的第三方也极有可能还存在,甚至,对宇智波和千手虎视眈眈……木叶,有危险!


斑立刻站了起来,顾不得被他动作扫落的古籍,快步走下楼梯。


柱间正捧着一本书坐在下一层的房间里,注意到斑冷凝的神色,紧张道:“怎么了?”


斑从他身边走过,闻声顿了顿,“心愿已了。”


柱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追过去时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变得透明,还未走出几步便彻底消失了。


有尾音留下,隐约能听出是句“谢谢”。柱间舒了口气,双手合十于胸前,喃喃道:“愿逝者安息。”
———————————————————————————————————————
终焉之谷,村里的人开始这么称呼那个地方。


柱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愣了好久才缓缓点头,算是承认了那个名字。其实他并不喜欢,每次听见都像是被刻意提醒了往事,即使是已经放下了,依旧会觉得胸腔的位置压抑得难受。


当然山谷本身他并不抗拒,甚至可以说,他喜欢那里。远去的水流能带走很多庞杂的东西,让人看清真正重要的存在。


这次去柱间又有了新的发现,河道两边开始长出了绿色植物,不再是刚刚出现时的荒芜,长此以往,大概能恢复最初的生机吧,他期待的想着,从袖中取出宽大的叶片。


用叶片叠成小船的技艺还是某次远行时从别国的旅者那里学来的,那时刚巧是当地祭奠故去亲属的节日,河面上飘满了叶片折成的小船,带着生者的寄语,顺水而下的样子像是能就此去到忘川。


慢慢折出几只大船,柱间没有写字,而是打开了旁边的食盒,从中端出一盘豆皮寿司,将它们一个个整齐的摆放在叶船上,又轻轻把船放入了水中。


东西很沉,叶船剧烈晃了晃,似乎就要沉没,柱间伸手想要扶住它,它又自己摆正,开始顺着水流缓缓前行。


柱间松了口气,继续摆着下一只船,直到所有船载满了寿司,便将它们一一放入水中。


“你在做什么?”突然有声音问。


柱间专注于手上的东西,轻声道:“祭奠。”


“不用花束?”


他温和的说:“花束的话,他大概一眼都不会看吧。”


“为何是……豆皮寿司?”那个声音迟疑道。


柱间笑了,“他喜欢。”


“哼,我可从来没说过。”那人哼道,声音中却含着笑意。


柱间放下最后一只船,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个声音怎么会那么耳熟。他转过头,迎着光,看见了穿着黑色和服的熟悉的男人。


他张着嘴,发现自己突然发不出声音了。脑子也僵住了,不知道脸上该做出哪种表情。


见柱间这幅傻乎乎的样子,斑不客气的笑道:“这就是你欢迎故友的方式吗?柱间。”


“斑……?”语气中充满自我否定。


斑抱着手臂摇头道:“犯傻留在以后吧,我有正事和你说。”


“哦……”柱间还有些回不过神,“那我们去……我家?”


“清醒点,你想让千手扉间再杀我一次吗。”斑走到柱间身边,话虽如此表情却是桀骜的,显然不相信千手扉间能做到。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柱间能感觉到斑身上熟悉的气息。他终于从白日做梦的怀疑中彻底清醒了过来,几乎双眼泛光的快速道:“我知道一家酒居,环境清幽,酒水极佳,而且很近。看起来咱们要谈的是大事,短时间内不能说清,正需要一个舒适且隐秘的场所。”


斑不置可否,开始自顾自往前走。柱间落后一步跟着,走了几步,他似乎在思考一件大事,表情分外认真。突然他出声叫住斑,“斑。”


斑转过头。


一个吻落在他唇上。


柱间留恋着斑嘴唇上的温度,不舍的往后离开一些,轻声说:“欢迎回来。”


斑抬起的手顿在半空,短暂的犹豫内柱间再次靠近,轻易撷他的唇。


最终他把手放到了柱间背上,任由对方抢夺自己的呼吸,瓮声应道:“嗯。”


于此,故人归兮。


PS:完结啦

评论

热度(87)

  1. Aglar anna神秘的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