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那些年我们爱的小短剧(短篇主鸣佐)

荒野风:

被大结局刺激下的产物。700话只是小短剧。


cp鸣佐主,柱斑,带卡带有。纯清水。短篇。


AB我不跟你谈人生,但我不屈服。










我叫漩涡鸣人。


每天早上,我都从五万平方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多个漂亮的女仆,看着火影颜岩上面的万丈高楼,吃着妻子做的爱心早餐。


然而我忽然想起那些年夕阳下我穷追不舍的佐助。


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好了,cut!”粉红色头发少女响亮的声音响起。“鸣人最后一幕的表情太平淡,不够深邃,再重新来一条。”


金色头发的少年攥紧了拳头。


“已经来了三十遍了,你是多喜欢听我说最后那句话啊喂!”他歇斯底里地冲着队友怒吼。


“这样才好出本啊!”木叶医疗上忍春野樱笑嘻嘻地说,同时戴上了手套。


“小樱……我懂了,我来就是了……”鸣人默默地坐回镜头前,余光看到日向家那位大小姐羞涩的脸庞。


“鸣人君,加……加油!如果是鸣人君的话,一定……一定没问题的!”


 


这个世界好不了了。


漩涡鸣人悲哀地想着。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大家理所当然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然而对于这些热血奔腾如江河奔涌的少年忍者们来说,平静的生活实在是太过贫乏太过无聊了。没有战争也就算了,如果连掐架也没有就太说不过去了。这个时候,被小樱一向认为是智商负值的浓眉毛提了个建议:


“演小剧场怎么样?虽然正传演完了,设备却都还在。就像我们在《小李忍传》里那样修行锻造青春吧!”


小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你是说宁次君一直在穿女装的《小李忍传》?”


“Bingo!”洛克李一口雪白的牙齿闪着亮亮的光。“可惜当年宁次在正传中途跑去吃便当,影响了后面的收视率……怎么样,如果成功的话,小樱和我约会怎么样?小樱!……”


粉红色头发的少女的背影已经走远。看着她雀跃的身姿,我们可以料想到她的两位同伴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


 


“我拒绝!”鸣人生气地抱起双臂。“佐助刚刚正传杀青带着鹰小队出去旅游了,你就这样擅自决定不怕他生气吗!”


小樱托着下巴,“可是我觉得这个剧本很好啊,现在的读者都喜欢看大团圆结局,你看我们各自结婚生子……”


“好什么啊!方便你和佐井出本吧!”鸣人怒吼,“再说现在的读者喜欢看什么你以为我不造啊!这样兜兜转转还是没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啊……有什么意思啊……”说到后面,他的声音愈发低了下去。


“所以,这样是最好的决定啦!”小樱大力拍了一下鸣人的肩膀,险些让这个七代火影预备役一脚陷到地下。“这样佐助君也可以早点看清自己的内心,我们就不用跟着遭殃啦!你追了三年还是这样,你觉得有什么意思啊?”


鸣人愤怒地承认,他被说服了。


 


让我们回到片场。


宇智波斑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在场外,看着片场中央僵持不下的场面,冲着身旁的千手柱间瞥了一眼。


千手柱间顿时意会,把手中剥了一半的柚子递给一旁的千手扉间,丝毫不在意弟弟眼中那充满鄙视的意思,快步走进片场中央。


“初代大叔?”鸣人愣住。小樱连忙抓住千手柱间的袖子:“初代火影大人,您来的正好,鸣人还是掌握不到要领……”


小樱我觉得你应该放手不然就等着吃十倍的龙炎放歌吧……鸣人默默地腹诽。


千手柱间毫不介意,哈哈笑着说:“没问题,小伙子你就这样想,你们认识了多久呢?十二年。你们一见钟情了多久呢?十二年。你们成为伙伴多久了呢?六年。你追他多久了呢……”


“初代大叔求你别说了我觉得我好像变态……”


“那换个说法吧,如果你是我,明知道斑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还是留不住彼此的脚步,我还是要结婚生子。你看着他的背影,想起当初一起打水漂过家家的日子……”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全忍界都说你们是老不羞了,小樱麻烦帮我把地上的鸡皮疙瘩捡一捡。


当然这句话他没有敢说出口,不然他要吃的就不只是究极体须佐能乎了。


“你想想,假如他还是喜欢你,看着你带着老婆孩子走在街上,走过你们最初见面的河边,走在你们一起走过的月光下,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鸣人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抓着他的心口,憋的他难受极了。呼吸了几分钟后,他说:


“我明白了,小樱,开始吧。”


 


“我差点以为他又要晕倒了。”卡卡西眼光不离手中的书,题目大字写着《当老乡终成老乡——土哥带我飞》。带土面无表情地说,“是不是跟你见到我面具掉下来的时候反应一样?”


卡卡西眨了眨眼,“是啊,当时都不告诉我剧本让我即兴发挥,你们啊真是恶趣味。”


“我也不想的,鸣人那小子说是水门老师和琳逼他收走了你的剧本。”带土喝了一口水,“要我说,你们千手一族都是一个样。”


我跟千手一族没有半毛钱关系啊傻带土。卡卡西摇了摇头。


忽然这个时候他的微信提示音响了。他接起来一看。


“我到村口了,让吊车尾来接我。”


其实宇智波也是一个样。


 


鸣人的最后一条终于过了。他捶着背大呼累死个人,金发的小男孩递过来一杯水,被他一饮而尽。


“佐助哥哥说喝水不能暴饮。”小男孩瞪了瞪眉毛。鸣人伸手过去,擦去他身旁黑发小姑娘脸上的猫纹,又转过头对小男孩说:


“别告诉他,小面码。”


这个时候微信提示音响了,是旗木卡卡西。


鸣人瞪着手机笑了。


他的身影倏忽一下消失不见,只有一句“千万别告诉他啊小面码!”悠悠荡荡回响在片场,让几十个围观群众一阵无比的肉麻。


 


 


“诶?都没有人来迎接我们吗!佐助,说好的八抬大轿呢?”


“什么八抬大轿!”红头发的少女暴怒,“佐助……佐助才不会跟那个混蛋一起,佐助是要跟我一起,对吧佐~助~”香磷抱着身边冷峻少年的臂膀。


“还没有放弃啊香磷?”大蛇丸眯着眼睛低低笑了,“佐助君,听说他们今天杀青,要不要去片场找鸣人君?”


“那种事情无所谓。”佐助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地说。“先回宇智波宅。重吾看了一天的家,不知道怎么样。”


大蛇丸嘶哑着声音:“他和兜意外地合得来呢,相信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四人大包小提地浩浩荡荡地向宇智波宅进军。


“诶?佐助?”


花店的花娘探出了头来。


佐助停下脚步,点头示意。


井野跑了出来。“小樱说他们今天拍杀青戏,你不去看看吗?听说鸣人君很努力的哦!”


“我没兴趣。”


“那,今晚丁次请客大家吃烤肉,你一起来吗?”


“不用。”


井野摇了摇手指。


“佐助君,这样不可以哦!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不能融入大家这种事情,鸣人君是不想的哦……”


“你又在哪个次元看了奇怪的东西?”


“诶,佐助君竟然吐了我的槽吗?”


 


宇智波宅就在眼前了。


该死的吊车尾,明明早就给卡卡西发了信息,为什么不出现?


还是他介意昨天自己和小樱拍的那场戏?我们两个根本连对手戏都没有!只是那个自己出游捡来的孤儿客串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而已!小肚鸡肠!心胸狭窄!


“佐助君,声音太大了哦。”大蛇丸低低笑着说。


“你做梦呢吧,大蛇丸。”佐助冷冷瞪了他一眼,推开了大门。


 


灯光猛然亮起。


“佐助,欢迎回来。”坐在桌子前将一个个小圆番茄摆成一个鹰的形状的,是他的哥哥。


“佐助君,欢迎回来!”一群叽叽喳喳的,是以小樱为首的少女们,以及兜、重吾,还有木叶的忍者们。


“佐助哥哥欢迎回来——”扑上来的,是他和鸣人一年前领养的,叫做漩涡面码的小孩子。


然后一张熟悉不过的脸猛然出现在眼前。


“欢迎回来,佐助。”


 


佐助把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塞到对方怀里,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我回来了,哥哥。”他坐到鼬身边。面前的人安静地笑着看他,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


然后他说,


“我回来了,吊车尾的。”


 


虽然没有回头,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鸣人笑着打开手里的包裹。


“这是什么?”


“月饼。听说就是你们最近淘来剧本的那个地方的特产。”


“是全家团圆的意思。”


 


我叫漩涡鸣人。


每天我都从榻榻米上醒来,面对着村子里络绎不绝的笑脸,吃着身边那个人冷着脸准备的爱心早餐。


忽然我想起那些年夕阳下我穷追不舍的佐助。


那是我永远的幸福。



评论

热度(160)

  1. Aglar anna荒野风 转载了此文字
  2. smileyjus荒野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