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蝴蝶的翅膀 06

柒月初七:

九尾之夜,水门的飞雷神之术带着他们一家三口不慎穿越了时空,来到战国时代,短篇不长

本文CP柱斑扉泉,四玖官配

———————————————————————————————

千手柱间和漩涡水户的婚礼,除了千手和漩涡的族人,并没有邀请外人。

漩涡水户穿着纯白无暇的白无垢缓步迈至千手柱间身边,她面容沉静,看上去并无喜色,反而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漩涡族长一瞧见她的样子就觉得不对,然而没等他想明白是哪里不对,漩涡水户就已经决定不再等了。

“柱间,”漩涡水户的声音并不大,只是现在太静,因此显得格外清晰,“在正式举行仪式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千手柱间略有些疑惑,但他仍旧点点头道,“你问。”

“你喜欢我吗?”漩涡水户提出这个幼稚的犹如天真少女的疑问。

“我当然喜欢你。”千手柱间并不迟疑,他是如实回答的。

漩涡水户笑了,只是她的笑容里并没有丝毫的喜悦,她继续道,“除开对自幼一同长大的妹妹的喜欢,你喜欢我吗?”

千手柱间静静的看着她,无声的沉默弥漫开来,不回答已代表了否定。

漩涡水户竟不觉得有什么难过,一把扯下头上的棉帽,“你看我的眼神,和看扉间的并没有太大区别,你从来只把我当成妹妹在宠爱。说老实话,柱间,我可不想嫁给一个不把我当妻子,只拿我当妹妹的人。”

婚礼当天被未婚妻当面退婚,千手柱间不觉难堪,只有如释重负,他诚恳的道歉,“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水户。”

漩涡水户摇摇头,便想离开了。

被这一变故惊的呆愣当场的其余人终于回过神了,漩涡族长几乎是跳起脚拦住自己女儿,千手扉间也在狠狠冲自家兄长飞了眼刀后对漩涡水户道,“水户,你冷静一点,我哥他什么人你知道的,你⋯⋯”

“扉间,我明白你的意思。”漩涡水户从头到尾一直都很冷静,“我就是因为清楚柱间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才敢这时候提退婚,不然就算为了漩涡一族,无论怎么样,我都一定会嫁的。”千手柱间心胸开阔,绝不会计较细枝末节。漩涡水户十分笃定,她即使退婚,柱间也不会恼怒到牵连整个漩涡一族。

千手扉间被哽住,倒是漩涡族长看着自家女儿,简直觉得她被自己宠坏了,哪有这样肯定对方不会追究,就随意乱来的,这是看准了千手柱间好脾气容易欺负吗?!“水户你别胡闹!”漩涡族长恨铁不成钢,“柱间对你一贯很好,就算现在只当你是妹妹,等将来结婚时间久了,自然不会还这么看待你。”

“父亲,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漩涡水户却十分坚决,她和千手桃华走得近,对方不会刻意对她透露什么,但她素来敏锐,又是女子,对某些事自然看的更清楚,“但我现在想通了,我不要嫁一个心有所属的人,然后费尽心思想方设法在婚后把他的心拉过来,我又不是只能靠男人活下去的女人。”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在千手柱间身上,后者却满脸疑惑,他什么时候心有所属了?他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漩涡水户见状叹了口气,念在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她对千手柱间道,“柱间,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千手柱间眨眨眼,等她问。千手扉间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很想冲上去堵住漩涡水户的嘴。

“如果有一天,宇智波斑答应与千手结盟,但唯一的条件是你必须死,你会不会为了他这一句不知道是真是假、不知道会不会实现的话去死?”

四周安静的针落可闻,所有人都在看着千手柱间,千手柱间似乎有些惊讶,但得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却没有花费他太多时间,他道,“会。”

短暂的沉默过后,现场如炸开的油锅般沸腾起来,漩涡一族的人纷纷呈现目瞪口呆状,千手本族的人则如丧考妣,满脑子都在回荡一件事:救命!他们知道自家族长想休战想结盟,但没料到族长的想法坚定到能为这事儿自己去死呀!天哪,他们是不是真的有一天会和隔壁那群宇智波共事?!

不对不对,他们差点弄错了重点,结盟不是啥新鲜事儿,水户大人方才这话的含义⋯⋯妈呀,柱间大人能为宇智波族长一句话去死?!

千手家的长老们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漩涡水户耸耸肩,对自家已经被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父亲道,“这就是答案了。”

漩涡族长指着还在思考什么的千手柱间,又看看自家女儿,被刺激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漩涡水户也不管他,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了,婚也退了,她觉得整个人都很轻松,步伐也愈发轻快起来,面上带着笑,只差没有再哼着歌。

倒是漩涡水户的弟弟回过神,戳了戳身边还在呆愣中的好友,“还不快去追?你不是一直暗恋我姐吗?现在是好机会呀。”

被他一戳戳醒的人顶着周围人视线的巨大压力,毫不犹豫的朝漩涡水户离开的方向追过去。还以为自己的暗恋注定只能无望,毕竟水户和千手族长的婚约早定,这次加入送嫁的队伍也只是想让自己死心,还祝愿水户能婚后幸福,但没想到⋯⋯总之,谁打扰他追老婆,他就跟谁急!

面对自家父亲抽搐的嘴角,弟弟君摆出很无辜的模样说,“姐姐都退婚了,总要找好下家吧?”

漩涡族长一跺脚,女儿儿子主意太大,他没法管了!

千手扉间已经没有余力去管漩涡水户怎么样,他只是胆战心惊的看着从方才起便一直若有所思的自家兄长。眼看着千手柱间脸上渐渐扬起的笑容,他的危机感越来越重,咬了咬牙,他道,“阿尼酱,你别受水户方才话的影响⋯⋯”

“我没有受影响,只是想明白了。”千手柱间拍拍自家弟弟的肩膀,眼神明亮,笑容可掬,“我对斑的执念其实远比我自己想的还要深。”

千手扉间摇摇欲坠,他虚弱道,“你想告诉我你真看上斑了?”

千手柱间对在大庭广众下承认自己的感情没什么羞涩感,想明白一直以来困扰自己的问题,他大大方方的道,“怎么会那么肤浅。斑他,是我的天启,是我唯一想要携手并肩的人。”

恋人太过肤浅,友人太过疏远,合作者又太过冷淡,千手柱间终于明白该把宇智波斑这个人摆在自己生命中什么样的位置。那是与千手扉间截然不同,却也令他永远无法割舍,生离死别亦不可能动摇的存在。

千手家的长老们到底扛不住自家族长对死对头族长的真情告白,这刺激太大,他们这次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千手扉间心累的不想对自家兄长说一个字,赶紧叫人给长老们做急救。

被列入漩涡一族的宾客范围,有幸围观了以上全部场景的波风水门与漩涡玖辛奈,“⋯⋯”

良久,波风水门才道,“那个,玖辛奈,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你怂恿水户大人退婚的。”

漩涡玖辛奈咽咽口水,“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说。”

评论

热度(405)

  1. 💔柒月初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某君酸梨柒月初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