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蝴蝶的翅膀 03

柒月初七:

九尾之夜,水门的飞雷神之术带着他们一家三口不慎穿越了时空,来到战国时代,短篇不长

本文CP柱斑扉泉,四玖官配

———————————————————————————————

很久之后,千手扉间才道,“荒谬。”他握拳的手几乎抠出血来,“这种死法,太荒谬了。”

“不对,斑当初既然答应与阿尼酱结盟,又为什么会反水被阿尼酱杀死?”千手扉间觉得整件事有很不对劲的地方,建立忍村以保护未成年的孩子们是兄长和宇智波斑曾经共同的梦想,木叶的成立代表这个梦想实现的第一步,即使木叶的发展再不好,宇智波斑没道理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抛弃木叶。

除非曾经让宇智波斑萌生这个梦想的人已经不在了。

千手扉间本就白皙的脸惨白到一丝血色也没有了,他问道,“泉奈是不是比斑更早死?”

“宇智波泉奈死于木叶建立之前,”波风水门顿了顿,“根据记载,他是被您重伤后不治身亡的。”

“⋯⋯原来你说的世仇,是指这个。”千手扉间最后竟是笑了,“你还真没说错。”

如果不是世仇,哪里有他杀了泉奈,阿尼酱杀了斑,这样好似命中注定的结局。

千手扉间忽然很想见见泉奈。所以他让千手桃华带波风水门去休息,自己避开人,悄悄离开族地范围,让他的通灵兽去给人送信。

千手扉间并没有等很久,宇智波泉奈显然也是正好有空,接到他的信,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这片设置了结界的小树林是他们惯常相会的场所,宇智波泉奈熟门熟路的找过来,正想问你这么急找他什么事,却被千手扉间的表情把所有话都堵了回去。

“你这什么脸色?好像你哥死了一样。”宇智波泉奈留了半句话没说,你这么看他,好像他也死了一样。

“你什么时候能说点好话。”千手扉间把人拽进怀里,摩挲着他细腻光滑的脸颊,“让你失望了,我哥好着呢。”

“切,你们送亲迎亲搞那么大阵仗,谁不知道你哥好着呢要成婚了。”提起这个,宇智波泉奈简直憋气。

自从得知千手柱间这是真的要和漩涡水户完婚,他哥就陷入了某种低气压的情绪中,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但实际心情就是不好!宇智波泉奈担忧的抓心挠肺,明明暗暗试探了好几次,才弄清楚敢情他哥自己都还没真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

宇智波泉奈不知道该无语还是该庆幸,最后还是决定作壁上观,反正千手柱间就要结婚了,就不用担心他们会发展成他和扉间这样的关系了。

千手扉间没回应,他只是沉默的亲了亲宇智波泉奈的眼角。

“你到底怎么了,这么奇奇怪怪的?”宇智波泉奈狐疑的看着千手扉间,想到了什么,他眯起眼,“该不会是那群来送亲的漩涡里有人看上你了,你要跟你哥一起结婚吧?!”宇智波泉奈毫不犹豫的决定,千手扉间敢劈腿,他就烧死他!

千手扉间,“⋯⋯”这实在是太无语,“你一天天都在想什么。”

“谁让你一副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的表情?”

千手扉间终于恢复了惯常的面无表情,伸手狠狠捏宇智波泉奈的脸蛋,“呵。”

“千手扉间,你是不是找虐?!”宇智波泉奈被那个充斥着嘲讽意味的“呵”激出恼意,三勾玉写轮眼都瞪了出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别闹,不和你打。”千手扉间安抚的亲吻他,“我一会儿就得回去。”

宇智波泉奈翻白眼,“所以就这么短的时间你找我出来到底是想干嘛?!”

不想做什么,千手扉间在内心这么回答,只是忽然想听你说说话。他想通了,无论千手到底会不会跟宇智波结盟,他都一定会保证让你活下去,只要你还活着,为了你斑也不会找死,那么阿尼酱的安全也有保证。

结盟之事还看不见踪影,千手和宇智波仍是彼此最大的敌人,抱着这样的心态,在将来和泉奈的战斗厮杀中,会是怎么样的束手束脚,他已有心理准备。他对波风水门的话并不全信,但他清楚,对方说的事并不矛盾,更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既然如此,破局的关键,就在于宇智波泉奈的生死。

千手扉间想的很通透,他又揉了揉宇智波泉奈的头发,在对方不高兴的扑过来之前,飞雷神走人了。

宇智波泉奈,“⋯⋯”卧槽!这什么鬼!扉间新发明的术吗!他特么就是来跟他秀新术的?!

新开发的术到底不稳定,千手扉间的飞雷神落点距离他的标记处还有段距离,在思考了一秒钟是干脆直接去问问波风水门还是自己继续改良,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白得来的东西哪里比得上自己慢慢改良的更称心如意。

刚靠近待客的大厅,便听见了千手柱间爽朗的笑声,他入席坐到自家兄长身边,冲漩涡族长略带歉意的道,“很抱歉来晚了。”

“这有什么,我也不是第一次来。”漩涡族长脾气很好,他也是看着千手柱间兄弟长大的,基本拿他们当半个儿子,态度很随和,见他们兄弟明显有话要说,他便和旁人聊开了。

千手柱间并没问对方怎么这么久才来,只是道,“水门那边安置妥当了?”

千手扉间点点头,“我让桃华安排了。”

“桃华最近接了好几个任务,你也不要逮住她就使唤啦,好歹让人多休息。”想起自己得力的副手,千手柱间不由升起几分同情,她也不容易啊!

“你婚礼将近,桃华突然接这么多任务也挺奇怪的。”提到这个,千手扉间觉得不对,族内本来正忙,桃华还让自己更忙,也是有点不太正常,她惯常很会安排调节自己的时间,不会让自己太过劳累。

“我结个婚也不必让全族围着我转吧?”千手柱间无奈。

千手扉间,“⋯⋯”你这个从头到尾都对这场婚礼持消极抵抗态度的混蛋,到底知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多忙?!

“给我闭嘴。”千手扉间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要是让漩涡的人听见你这么说,想找麻烦吗?”

千手柱间又叹了口气,没再提这个话题,转而和漩涡的人敬酒去了。

千手扉间眉头紧皱,这次的婚礼,是他联合长老们对兄长施压下,才让他勉勉强强同意的。可事到临头,他竟然忽然拿不准,这到底是不是对的。他知道,波风水门的话,影响他的终究不止是泉奈的事。

评论

热度(318)

  1. 💔柒月初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某君酸梨柒月初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