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天使在细节中》WonderSteve

o茄子o:

天使在细节中
Angel in the Details
 
配对:WonderSteve DCEU
分级:G
作者:茄子

 
给基友的生贺,她点的wondersteve小甜饼…咳,食用愉快【摊手


1. 天堂岛
 
史蒂夫下坠,下坠,下坠。

他在海滩上睁开眼睛。
 
天蓝如洗,白云依稀,日光柔和。
 
有海鸟成群低空翱翔,海风温暖微咸。

有个天使在他身边,低头抚着他的脸,美丽得让人屏息。

史蒂夫恍惚间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母亲在他额上留下的晚安吻,和父亲每天早上在餐桌上翻动的报纸油墨味。

他已许久不曾想起战前旧事,老旧的记忆如同碎纸,杂糅着些许陈年的面包香气漫上鼻腔,在天堂边缘给予他安慰,让他有些茫然。

天使朝他微笑,似乎告诉他无需害怕既定的死亡。
 
只是天使似乎比他想象的更为英武一些,她鼻梁高挺,眉如折刀,双眼深邃,纯粹而坚定。长发编在背后,甲胄加身,隐约水汽氤氲,发梢上一滴水珠缓缓滴落,光华流转,似乎折射出背后嶙峋崖壁。
 
史蒂夫下意识地惊叹,高空坠落的剧痛却紧跟着攀上神经,提醒他还活着。
 
水中的破碎记忆也一并涌入,天使跃入海中,背负日光,光芒万丈,踏水而来,更像是势不可挡的女武神。
 
天使佐证了他的认知,他仍旧活在这破败的世道中。
 
但此刻蓝天白云美好如斯,天使朝他微笑。
 
大约这世道还不算太糟。
 

2. 伦敦街头

史蒂夫坐在船头为戴安娜介绍伦敦,一瞬间竟有些难以启齿的羞赧。

相比犹如仙境的天堂岛,战时的伦敦像个耗损过度的庞大机器,苟延残喘、锈迹斑斑,穿行其中的人们大都低头匆匆而过,总是充斥着灰霾的天气更让人裹紧了大衣,相比步履铿锵的天堂岛战士,截然是两个世界。

戴安娜说伦敦桥真难看的时候,史蒂夫知道她毫无恶意,却无端地有些担心,好像仅从那座光辉又败落的建筑里,就能看出人类无药可救的劣根性。

好在戴安娜仍旧上了岸,与史蒂夫并肩穿行在人流之中。

史蒂夫踏上熟悉的土地,却仿佛仍在梦境中,戴安娜虽身着暗色斗篷,看似与每个经过的路人并无不同,史蒂夫却知道她的甲胄隐匿在斗篷下熠熠生辉,违背常理的真言套索在她腰间,手执弑神武器,背负着无人相信的使命。

他不知是否该担心戴安娜会过于鲁莽。

史蒂夫尚且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戴安娜却一声惊呼,他紧张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是个孩子。

戴安娜深邃的眼中充满温柔和诧异的光芒,赤诚而炽热,对孩子的喜爱丝毫不加掩饰。

史蒂夫不得不拉住她,以免那孩子的母亲和过路人对这过分热情的女孩产生怀疑。

戴安娜不疑有他,转过头来,目光里都是欣喜,笑容纯粹如天使,一扫伦敦上空的阴霾:“孩子!”

史蒂夫一怔,想起戴安娜说过天堂岛在她之后再无婴孩。

戴安娜第一次踏入整个灰蒙蒙的、机械一般的人类城市,陌生橱窗林立,大小车辆隆隆驶过,行人表情木然而沉默,她最先看到的竟是一个几乎淹没在城市中的小女孩。

史蒂夫想起幼时院落里曾经有一小株苹果树,城市里的环境并不太适合种树,它又瘦又小,枝叶枯黄,常常一整年也不会结一颗苹果,但是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枯瘦的树枝上第一颗结出的青涩果子,并为此欢欣鼓舞,仿佛下一刻整棵树便将抽条生长、枝繁叶茂。


3. 战略会议室外
 
史蒂夫将真言套索缠在手上,总共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是“我带你去前线”。
 
他有些挫败,真言套索明显比他的千言万语来得有用,戴安娜眼中锋芒毕露的恼怒锐意一下子冲淡了。
 
她不再与史蒂夫争执,仿佛一句话就证明了史蒂夫与会议室中的懦夫政客非是一流。
 
史蒂夫应该立刻将套索拿下来的,但是已经晚了,第二句话脱口而出,根本不受大脑控制。
 
“我们可能会死。”
 
戴安娜微愕,稍稍张口似乎想说什么。
 
“这主意糟透了……”
 
第三句话紧接着跑了出来,更可怕的是声音里充满了糟糕透顶的软弱惧意,史蒂夫想抽死自己。
 
戴安娜并不说话,略一低头将套索收好,再抬头时史蒂夫看见她深色眼眸里隐约笑意,再一看却又消失无踪。
 
近乎青涩的情绪涌上史蒂夫的胸口,他不合时宜地想起少年时的露天电影院,尚未黯淡的星空下,年轻的情侣们坐在草地上,看着纯真得有些傻气的爱情电影,香甜的食物味道弥散在空中。

这不是史蒂夫第一次意识到戴安娜在有些时候会露出一些并不令人讨厌的促狭。

史蒂夫对于戴安娜进入人类社会的引路人这一职责颇为自豪,初时尚有些战战兢兢,但戴安娜一直坦然且好学,对于一切事物都有着赤子般的热忱,凡她认为不合理之处便会据理力争,正如刚才在会议室中怒斥他的顶头上司。史蒂夫因此很快就学会了更坦诚更直率。

戴安娜显然发现了他乐于说教的癖好,好几次故意重复犯些愚蠢的小错误,史蒂夫耐心再三纠正,却会发现戴安娜和身后的艾塔有些揶揄地看着他。他无奈地撇嘴,戴安娜却不笑了,深色的眼睛安静又真诚:“我喜欢你解释东西的样子。”
 
属于凡间的帽檐在她眉间投下阴影,隐藏着属于天使的灵魂。
 
 
4. 雪夜
 
史蒂夫离戴安娜不过咫尺。
 
两人在冬夜寒风中共舞,呼出的白气互相交缠,舞步毫无技巧可言,却无人愿意分开。
 
小酒馆灯火荧荧,映出戴安娜因为寒冷而微红的脸颊,像是神话故事中的天使,不可方物。
 
无论多少次,史蒂夫仍为她惊叹。

他握着她的手,不同寻常的薄茧擦过他的掌心,那是长期使用刀剑和盾留下的印记。

他看着戴安娜,此刻她温和含笑,浓墨重彩的眉眼弯成好看的形状,深色眼瞳映出史蒂夫同样带着微笑的脸。

史蒂夫以为自己会很难回想早一些时候戴安娜浴血奋战的样子,但实际上并不。

他清楚地记得戴安娜漠视所有人的质疑,只身踏入已成焦土的战场,枪林弹雨无法使她后退分毫,他也记得戴安娜纵身奇袭,将小镇上的敌军打得落花流水。她的背影在炮火狼烟之间如同不败的女武神,在绝望之中毅然挥剑,破开重重迷瘴,直中敌人心脏。

她的善战、她的力量、她的坚毅,每一次挥盾,每一次劈砍,都清晰地映在他的脑海里。

正如她的天真、她的笑容、她的执着,所有看似复杂甚至矛盾的特征在她的灵魂中共存,达成了无与伦比的美与平衡。

冬夜的细雪窸窣而下,有小雪花落在戴安娜微红的鼻尖上。

史蒂夫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脑海中闪过以前只有盛大节日时才在夜空中盛放的礼花,色彩斑斓、明亮至极。圣诞时家家户户亮起的彩灯仿佛在他脑海中缠成一团。

“这是雪。”他小心地为戴安娜拂去发梢的雪花。


5. 舞会

史蒂夫第二次与戴安娜跳舞。

戴安娜身着华服,史蒂夫此生从未见过那么美的人,像是暗夜里最闪烁的启明星。
 
但上一次他在小酒馆前握着戴安娜的手,仿佛与他的天使不能更接近,此刻两人相贴,史蒂夫按着她想要抽剑的手,心中却近乎惊恐地意识到,他将要失去她了。

戴安娜将长发盘起,眼神如同锋利无匹的刀刃,与初见时不同,她如今很清楚自己的目标。

蓝色长裙如同最后的剑鞘,包裹着她和她背后的长剑。

史蒂夫不知如何阻止她。

他内心一小部分毫不犹豫地相信戴安娜。这世上既然有着戴安娜这样美好的造物,必然也有邪恶如阿瑞斯。

只是阿瑞斯不可能为人类之恶负全责。理智告诉他,除人类之外,再无人该为如今的乱局负责。

答案潜藏在看似忙碌却又灰败的伦敦,潜藏在唇枪舌剑明争暗斗的各国战略会议室,在战场前线和敌军营地中则昭然若揭。
 
答案在他舌尖,他却无法说服戴安娜。
 
一部分是因为他那么想相信戴安娜的故事,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不愿为戴安娜指出世间诸恶。

他带着戴安娜穿过繁忙的伦敦和战乱的欧洲,走过冰激凌摊和战壕,虽然情况并不理想,但至少总有人在努力,努力生活,努力战斗。

他不知如何告诉戴安娜剩下的那些丑恶、混乱、污秽的部分。

戴安娜斩钉截铁,无可转圜,追随战斗离他而去。

史蒂夫想起战争刚刚打响的那一年,悲怆的号角响遍大陆。

他们在不断的失去和痛苦中淬炼,直至将完成任务磨炼成第二本能,疲惫和麻木慢慢覆盖了其他情绪。

但至少还可战斗。

史蒂夫跟上戴安娜的脚步。


6. 战场

他希望他们能有更多时间。

他想要亲口告诉戴安娜,他坚信战争并非人类终局,不论是阿瑞斯横加干预,抑或是人类自相残杀,战争绝不会毁灭一切。

他想亲眼目睹戴安娜浴火重生,他笃定戴安娜必将改变世界,他想帮助她、追随她。

他还想陪伴戴安娜度过一生,而非一句匆匆的“我爱你”和一块老旧的手表。

他希望有更多时间。

但人总要知足。

他与一生中最美好的天使度过了六天。他不能再要求更多。

史蒂夫想起他们在海滩初遇,想起他们相伴乘船来到伦敦,想起他们走过伦敦街巷,他一一将人类社会的新奇产物介绍给戴安娜,想起戴安娜纯粹而好奇的眼睛,想起她带着异域风情的口音和阳光般的微笑。

他想起戴安娜在会议室句句铿锵,想起戴安娜一身甲胄在尘土飞扬间英姿飒沓,想起细雪落在她发间,想起烛火映照她脸颊,想起他们仓促的吻。

六天的细枝末节如同走马灯般在他心中印过,他仍然害怕,却也坦然。

他看见伦敦有天堂岛一般的阳光和蓝天,看见街道整洁行人热心,看见会议室开诚布公,不同人皆可穿梭其中,看见战乱不复,焦土重生树木农田。

看见临街屋檐下,父母叮嘱孩子吃完面包牛奶,匆匆翻完报纸,吵吵闹闹出门,在门口互相亲吻道别。
 
也许有些虚妄,但此刻开始总值得想象。
 
史蒂夫冲向天空,微微一笑,扣下扳机。

END





其实这一对真的太美好了…有太多东西可以讲,但是…真的是笔力所限,我的共情能力不是很强,无法投射出他们的美好万分之一QAQ大哭…不敢再写了QAQ

评论

热度(50)

  1. Aglar annao茄子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