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HOW I MET YOUR DAD(Steve视角番外)

南巫山:

正联普通人平行世界AU


Steve视角番外


这是:(1-2)  (3-4)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地址




第十三章




你们这个年代的年轻人,都已经不再相信一见钟情这回事了。我真是搞不明白,现在的人明明那么快就能许下承诺,却不肯承认存在一眼定情这么美好的事情。




但这并不是今天要说的重点。我知道戴安娜一直在跟你们说,关于她是怎么遇到我的故事,我也知道在她那个漫长的故事中我真正占的份额到底有多小。


这也很好理解嘛,毕竟我们从相识相恋到结婚有了第一个小孩,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所以我猜,你们在听过了她的故事之后,也会想要从另一个视角来看这段回忆?




是的没错,就算你们不想听我也是要讲的。




事实就是,第一眼看到你们妈妈的时候,我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因为她真的很漂亮。嘿,别那样看着我,你们妈妈有多好看你们自己心里不知道吗?一见钟情就是这样,大部分还不都是因为长相。


当初刚从战场上下来,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不小心就遇到了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姑娘,善良又聪明,我还能怎么办?




等到你们遇到自己的那个人也会这样的,别不信。那会是一个能让你的生命完整的人。




说到哪儿了?哦,对,虽然戴安娜她以写书来赚钱,但是实际上她并不出生在美国,所以即使她的文学造诣足够让她熟练地通过极富魅力的方式讲出自己想要的故事,但依旧,在说出某些词时,依然能感觉出那么一点点的外来口音。


而那小小的异域风情,只会让她更加有吸引力。




我们的婚礼举行在一座山上,你们也看过照片了。




这是个不怎么明智的决定,一般来讲,不会有多少人想要这样做,严格说起来,也不会有人能够实施这个计划。


如果你们以后还有站在世界的最高峰立下对彼此的承诺这种想法的话,希望你们能吸取我们的经验,那就是最好不要。


你们的布鲁斯叔叔,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让我们在珠穆拉玛峰上举行了婚礼,他甚至还搞定了摄像,请了个叫杰森的神父一起爬到了山上去证婚。


那很浪漫,也极其危险,幸运的是没有人受伤,大家都平平安安地走了下山,这已经算得上大成功了。




记得你们妈妈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非常紧张,实际上所有人都非常紧张。要做什么准备?要买什么东西?怎么装饰一个婴儿房?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


你们的房间被粉刷了好几遍,换了很多次颜色,我们一起去接收了妊娠前培训,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结果你这个小混蛋,直接就选择了在你Barry叔叔和Hal他俩的结婚纪念日的时候提前出来。


我跟你妈妈一直都觉得这可能就是你跟他们这么合得来的原因。




生下你之后,戴安娜几乎是一秒钟都没法离开你,她也不用怎么离开家,就一直陪在你身边。前几个月还没什么,直到你一岁多了,她依旧没法离开你超过二十四小时,去什么地方都得带着你。这时候,我们这才发现了不对。


用了大概二十多天的时间才让她适应了过来。第一次当父母,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意想不到的问题。




戴安娜真的很喜欢小孩,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你们也见识过妈妈对小孩的喜爱程度。所以就算是怀孕时候的剧烈反应和你婴儿时期日日夜夜地哭闹,都没能阻止我们在你上了幼儿园之后选择了再要一个。幸好这次有了经验,一切都非常顺利。




你们妈妈曾经告诉过我,对她而言,你们两个是我能给她最棒的礼物。




然后你们都开始上学了,戴安娜总是比较宠你们的那个,不管是在你们犯了小错误,还是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总说她太惯着你们了,现在想来并没有,你们成长得很好,比我们当初预想的还要好,是我太严格。




她一直都做的比我要好,不管是当家长还是当朋友。




戴安娜,你们妈妈,她有着世界上最温柔的眼睛。每当她看着我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和勇气,就好像再没有什么能够打败我了。只要能被她这样一直注视着,只要她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她是我能遇到最美好的事。




我还记得戴安娜喜欢吃冰淇淋,每次去游乐场,都得给你们仨一人买一个,她不是很知道节制,常常一口气吃到胃痛,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懂照顾好自己。


那段时间为了控制我的糖分摄入,她陪着几个月没碰一口甜品。我告诉她没关系的,没必要把自己搞得那么难受,结果她告诉我说她其实早就偷偷吃过了,让我不用担心。




我知道她没有,她当时该多吃一点的,应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有时候我会想,她要是又想吃冰淇淋了怎么办?还会有人在边上注意她的胃吗?她去了哪里,在那儿她幸福吗?




已经两年了,戴安娜她离开我,离开了我们,已经两年了。




你们妈妈斗争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么痛苦。




她拼尽全力用最后的时光试图让我们接受她的离开。




但她怎么能希望我去接受这个没有她的地方,她怎么能丢下我,她怎么可以,在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之后,让我在没有她的世界这样活下去。我想过要和她一起离开,非常抱歉,孩子们,非常抱歉当时的我会有这样的念头。




我确实买了需要的东西,甚至订好了日子,就在她葬礼的后一天。




葬礼对于我这样年纪的人来说就像普通的周二下午,几乎每个礼拜都会有我们认识的人过世,有时候甚至有两个。


你永远也无法习惯葬礼,每参加一场,我都能感觉到一部分的自己正在缓缓死去。




但这次不一样,我的心在她离开的时候就已经破碎了,它永远也不会再痊愈。




阻止我的是一个梦,葬礼当天晚上的一个梦。




古旧的小镇,雪花自头顶降落,边上是欢乐的人们,音乐和歌声混杂着酒杯清脆的碰撞声。


昏黄的灯光暖暖地照在我们身上,戴安娜,年轻的戴安娜,眼角的皱纹还没有出现,背挺得笔直,深色的发丝披散在肩上。我注视着她的脸,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我就是知道,她不是我的戴安娜。我们相拥在一起,随着音乐轻轻地晃动着身体。




她不是我的戴安娜,我的戴安娜已经过世了。




场景转换,戴安娜模样的女孩倒在了地上,我冲过去把她扶了起来。她仰头看着我,而我在一个年轻的士兵体内,他有着和我一样的长相。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被驱逐出了这个身体,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注视着这一切。




战场,分别,女孩望着那个年轻模样的我,她的耳朵像是受伤了听不清声音。




士兵握着她的手,望进她睁大的双眼,在这个冰冷的背景下,他们单薄的身影显得那么年轻,又那么脆弱。


“这必须是我,戴安娜,必须是我。我来拯救今天,你去拯救世界。”士兵温柔又坚定地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他回头看了一眼装满炸弹的飞机,又立刻转过头看着她,不忍心多移开哪怕一秒的眼睛。


“真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他深深地呼吸着,有那么多话想要说。最终还是只掏出了自己的手表塞到了戴安娜手中。


“我爱你。”然后转身离开。




我闭上了眼睛,没有再看下去。




他们没能在一起,他和他的戴安娜。我仿佛知道了这故事的结局,士兵死去,留给戴安娜的只有一张照片,一个手表,和几天的短暂回忆。




而她不老不死。




我们比他们幸运得多,一起过了几十年,有了两个孩子,数过彼此的白头发,嘲笑过对方掉下来的假牙。这一次她先走了一步,去天堂享受一下难得的单身时光,在我急着赶着想要追上时,她仍然是那个我最爱的女孩,温柔地用这个梦境提醒我自己的责任。




孩子们,不管你们有多大,我都不应该让你们经历这个——刚刚失去了母亲,又要举行父亲的葬礼。还有你们的孩子们,他们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你们谁都不应该承受这个。




所以我选择了活下来。




有时候我醒来,甚至都感觉不出自己是不是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




每天去她的墓前让我心情平静,我活在这个没有她的地方,但至少还能用这种方式感觉她的陪伴。戴安娜她喜欢花,我每天都会给她带去几朵。我甚至都会忍不住嫉妒那些埋在她身边的人,他们可以一直在她身边。


在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梦见过她,直到昨天。


我知道,是她来接我了。


我已经很累了。


是你吗,戴安娜?


——————————


我想了很多要写的内容,他们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争吵,他们手忙脚乱的婚礼和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迫于冲动,我一直都想先给他们一个结局。所以有了这个番外,在这个普通人AU的世界里,没有战争,没有牺牲,也没有分离。


他们儿女成群,相伴到老,一生幸福安康。



评论

热度(46)

  1. Aglar anna南巫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