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授翻】world and time enough/时空尽头 By Della19 1/3

Parmaq:

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88219




作者的tag粗略翻译见下:


治愈;过程纠结但HE;战争;有个孩子;但不完全是个养孩子的同人;看电影时的感受;神奇女侠(2017)剧透




译者:


前两天看完电影之后疯狂地找wondersteve的粮吃,很久没有超英的感情线这么美好了。本篇温馨美好,虽然是老梗但很甜很开心,尤其适合看完电影结局之后脑补。粗略渣翻无beta,欢迎评论捉虫。喜欢本文请移步ao3给原作妹子点Kudo~原文近7000+,无章节,翻译可能四更完结。




***************************


 


“The world is indeed full of peril, and in it there are many dark places; but still there is much that is fair, and though in all lands love is now mingled with grief, it grows perhaps the greater.”


― J.R.R. Tolkien,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世界的确危机四伏,陷阱处处;但仍有公正美好之处,即便世上所有的爱总与悲痛交织,爱总能将痛抚平。


― J.R.R. Tolkien, 魔戒再现


 


***************************


 


战争终结。


 


也许,Diana想,其实并没有。


 


终结所有战争的战争结束了。战争止息,原子四散在风中,同样飘散的还有他,她母亲告诉过她的故事以及德国天空上温热的臭氧。


 


但是战争本身——在所有人类眼中曾存在的,在他眼中曾存在过的——从不曾真正离去。男人在怨侣间的争执中杀死女人;母亲在街上责骂孩子;兄弟阋墙,为了最最微不足道的缘由。


 


当然,要说这世界没有一丝善意也太言过其实。人们用鲜血和喜乐的拥抱淹没同胞;孩童们在人群中穿行,嬉闹声回荡在空气里;人性尚存,不论善恶,仅是白璧微瑕。


 


一个男人执起女人的手,伴着只有他们能听到的音乐轻轻摇晃,迷失于彼此。


 


她不得不移开视线。


 


Steve不在了。


 


Diana却仍在这里。


 


***************************


 


她不知道哪件事更糟糕。


 


***************************


战争需要Diana。


 


战后的世界,也许没那么需要她。


 


毕竟,战争结束之后是政治,而Diana无心涉足。Diana也许是个公主,但她永远不会是个够格的外交官。Diana视Antiope为导师而非议员,因为她时时感受到的是征战的渴望,在血管中甜美地回荡。


 


Diana的思绪里没有Ares,她的哥哥。她还不能承受,暂时。


 


这个世界不需要Diana。


 


然而,Diana不由自主地留下了。


 


小队其余的成员没有,Diana理解他们。他们也失去了Steve,以及许许多多并肩战斗的兄弟们。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至少他们分别前来和她告别,整宿买醉,听着、唱着Charlie的歌谣。当他们分别之时,他们不再是萍水相逢的战友,而是生死相交的知己。


 


Etta留在了英国,并邀请Diana和她同住。Etta,在Diana不知道的时候,有了个伴儿——丈夫,Diana想,阻止自己陷入一段在船上的回忆,直至死亡将他们分开,闪烁的蓝眼睛——一个高个儿医生,面容和善,笑眼可亲。她还有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Etta的丈夫,Harry,是个军医。他们的孩子,有着明亮眼睛的六岁男孩以及红色卷发的小女孩,被秘密送到乡下亲戚家的农场寄住。Etta在火车站见到他们的时候飞奔过去,不顾形象,一把将两个孩子揽进怀里,欣喜若狂地抽泣着。他们紧紧拥抱彼此,好像一松手就会失去。


 


Diana想,这就是爱。这就是她为之奋斗的全部。世界是残缺的,破碎的,但爱仍存在,并将一直存在下去,就像理所当然一般。


 


所以Diana接受了邀请;她留下来,帮助战后的重建。


 


***************************


 


她将Steve留给她的手表藏在贴着心脏的口袋里,一直。有时候,她听着嘀嗒声,想象这就是他心跳的声音,在她胸腔里回响,好像在Veld的那个晚上他亲吻她,竭尽全力证明Cleo对男性和快感的论断并非完全正确。


 


他的证明相当成功。


 


手表嘀嗒。


 


Steve仍没有回来。死亡已将他们分开。


 


日复一日。


 


***************************


 


即便她身怀神力,重建仍是艰苦卓绝的工作。重建需要拉来巨石,架起沉重的木质横梁。还有无主的坦克和汽车,得把它们拖到处理厂,拆分,再熔铸成新的、和平时期用得上的东西,好似铸剑为犁。


 


仿若天赐的几周时间里,Diana每天早晨带着目标睁眼,夜晚精疲力竭地沉沉入睡,无暇顾及其他。


 


然后某天早晨她醒来,冲进厕所,反锁了门,翻江倒海地呕出她的晚餐。


 


在天堂岛上的时候Diana从未生过病,但那时候也没有任何亚马逊人生过病。疾病,如同衰老和冲突一般,是仅存在于亚马逊人书本和故事中的概念。但她的不适感很快褪去了,她也不再住在天堂岛了,所以合理的解释是,在人类世界里,她和常人一样,面临着疾病的威胁。Diana曾见过吃了不洁食物后迅速上吐下泻的人类,既然那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决定将其归咎于那顿晚餐,并未多想。


 


不过第二天早晨她又吐了。然后是第三天。第四天。


 


第十天的时候Etta终于问了Diana那个她根本没想过的问题。Etta带着冷敷的毛巾、柔软的手和关切的眼神静静地问她:“有没有可能是你怀孕了?”Diana觉得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雪花落在她脸上轻微的刺冷,贴面的摇摆,她亲吻他,他覆过她,进入她,在他们同时屏息,叹气,陷入爱情之时。


 


她的回答被又一轮的呕吐盖过,但Diana知道Etta明白了。


 


是的。


 


***************************


 


Hippolyta告诉她的女儿她是以陶土塑成。她是如此渴望一个孩子,于是她乞求宙斯赋予那泥塑以生命。根据Ares告诉她的来判断,Diana觉得那多半是个谎言,但她觉得无伤大雅。


 


Diana,看起来,用一种……更传统的方式得到了一个孩子。


 


***************************


 


Diana痊愈得很快。她的伤口被撕裂之后迅速愈合,连疤痕都了无痕迹。


 


她的喉咙仍因嘶吼他的名字而隐隐作痛。有时候,她感觉那好像她的肌肤被那永远无法触及的火焰灼伤。火光照亮天空,带走他。


 


Diana的肌肤光洁无暇。


 


Diana的内心伤痕累累。


 


他们的女儿踢着她,捶打她的腹部和脏器,力道如此之轻以至于毫无损伤可言,但Diana知道她会永远记得这种感觉。


 


不是所有的伤痛都是糟糕的体验。


 


***************************


 


怀孕是……一个全新的世界。Diana曾将所有她熟悉的抛诸脑后,一头扎进一个崭新陌生的世界,但那和她正在经历的全然不同。


 


天堂岛上除了Diana之外没有别的孩子,尽管她读过有关生殖生理知识的书籍,书本不会告诉她一个孩子在子宫里动弹的感觉,乳房疼痛的感觉,以及身材走形得不得不购置新衣的烦恼,伴随着背部时常的疼痛。


 


有些时候,她觉得她能理解陶土造人方法的吸引力。


 


然而,这些都是可以应付的烦恼。她最担心的是她应该怎么办,每每想到都是对她的沉重一击,黑云压顶,无处可逃。Diana甚至从未抱过婴儿,而她现在竟需要负担起养育一个孩子的责任。去养育她,保护她,爱她。


 


去做一个母亲。


 


Etta提供了莫大的帮助。Etta,以她沉静的微笑和英国式的效率给她泡好茶并带来冰淇淋——现代的伟大发明——陪她坐下。等Diana平静下来之后她说:“不是所有人都命中注定能成为母亲的,我没骗你,”Etta将她的手放入手心,带着她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及超越Diana数千年的智慧接道,“但我对你有信心。你只是得相信自己。”


 


Diana试着照办。


 


小队们回来了,一个接一个,给婴儿带来礼物。Chief带来了一个美丽的捕梦网,由最好的皮革和珠串及爱编成;Sameer带来了一个橡木摇篮,Diana打赌是他自己做的;Charlie带来的礼物却让她情难自己,即便那只是薄薄的一张纸片,也弥足珍贵。


 


那是他们五个的照片,在Veld的那天。他们从相片上回望着她。Steve回望着她。她试着,一次又一次,将他的模样刻在心里:鲜活的,目光闪动,为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而战斗。


 


Diana将她的眼泪归咎于怀孕。Charlie体贴地没有多言。


 


***************************


 


Helen Antiope Trevor,天堂岛的公主,历经几个小时艰苦的生产后,在一个温暖的八月清晨降生。她哭喊着迎接这个世界。当医生将她安置在Diana怀里时她仍覆着血污,双眼紧闭,小脑袋像是冰淇淋球的形状。


 


她是Diana见过的最美丽的事物。


 


“你好Helen,”Diana低语,好像世界坍缩而仅存她和她女儿的小小身体,“我是你母亲。”


 


Diana从未想过这种爱是存在的。


 


Diana记得她偷偷习武被发现时Hippolyta对Antiope的怒火,她从未见过她的母亲对姐妹如此愤怒过。她母亲只希望Diana平安纯洁地在天堂岛上,永不长大。孩提之时,哪怕是作为一个女人和Steve离岛时Diana也从未完全明白母亲。直至她亲眼目睹了战争的丑恶,她觉得她也许明白了。但现在,啊,现在,她恍然大悟自己错得如此离谱。


 


看着她的女儿,小小的、完美的身躯,Diana终于理解了。


 


Diana是一个母亲,一位神,一个战士。如果有人胆敢伤害她的女儿,她会确保竭尽全力让他们后悔。


 


***************************


 


Diana回到天堂岛的时候,她已不再是离开时的模样:亚马逊人,充满着天真幼稚的信念,活在古代。现在,她恍若神祇,乘着从凡人处借来的现代船舶,抱着女儿,终于成熟。


 


然而,当天堂岛终于出现在眼前,Diana望见她母亲在码头等待的身影时,她从未像此刻那样觉得自己仿佛仍是孩童。Diana回来的时候不确定她是否算是不速之客,但当她踏上码头时她的母亲已然张开双臂拥抱了她。Diana知道她先前的紧张简直荒谬得可笑了。


 


这座岛屿,以及她的母亲,将永远是她的心之所属。


 


她母亲怀中的襁褓里安稳地睡着她的女儿,Diana的泪水终于决堤。


 


晚些时候,也许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当Diana和Hippolyta交换了各自的故事;当她们的泪水风干,当她的母亲——和岛上每个亚马逊人——都轮流爱抚过Helen之后,Diana蜷在她母亲怀里,如孩提之时那般。


 


“她有他的眼睛和头发,”Diana说道,看着她的女儿,而她的母亲发出赞同的声音,语气中含着喜悦,“我很高兴她有你的鼻子和下巴。”


 


Diana不敢问她脸上的哪一部分属于她的父亲。


 


“你可以留下,”她的母亲忽然提议,眼神并没有从Helen身上移开,她睡在Diana曾经的摇篮里。Diana的胸腔因为那提议臌胀,但她已然知晓她的回答。


 


“我不能,”Diana静静地回复道。自然,她知道自己想留下,但她内心深处明白这样并不合适,“她不仅是天堂岛的孩子,也是她父亲所归属的那个世界的孩子。我想她在她父亲为之牺牲的地方长大。”


 


她的母亲只是叹息一声,好像早就知道她的回答一般。她转过头来凝视着Diana,Diana头一次发现她看起来如此脆弱:“你会回来看看吗,至少?”


 


“当然,”Diana坚定地回复道,抱紧了母亲,“当然。”


 


***************************


 


Hippolyta在她女儿年幼之时告诉她的故事里说,她源自陶土。宙斯赐予她生命,给予她母亲长久渴求的孩子。


 


Diana逐渐意识到,即便这纯然出于善意,也是谎言。


 


Diana告诉她女儿真相:她是爱情的结晶。不完美的,太过短暂的,人类的爱情。


 


***************************



评论

热度(107)

  1. Aglar annaParmaq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