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柱斑+佐鸣/鸣佐】你们的机甲好酷炫啊(二)

负狂:

*飞脑洞


*521快乐~








4


 


“不要宅了,斑,我们一起去别的星球看看吧!”


柱间对着沉迷游戏的斑说。


斑眼球都不带挪的,翻动着自己的卡池。


柱间凑过去看。


斑抽完最后一张卡,冷漠地关闭了游戏界面:“又坠机了。”


柱间问:“你不是说机甲没一个能打的吗?为什么玩这种……呃,收集类游戏还这么兴致勃勃?”


斑:“没一个能打的不代表我就不想要那张SSR了。”


他愤怒地说:“前几天我才撕了那个纪兰之翼,结果氪了三天的金也抽不到?!”


柱间:“……”


柱间没好意思说如果我是这个地方的领导者,一个莫名其妙的强者说撕就撕,破坏了特别珍贵的财产还没有留下任何有益信息的话,我也是想黑他一把不让他抽到想要的卡的。


尤其是那天,在边上看着这场战斗的人们,脸上露出来的肉疼心情——柱间心有余悸,仿佛想到了建村期财务管理者将账单摔在自己桌子上的样子。


“所以一起去别的星球看看吧!”他再度提议。


斑瞄他一眼:“你到是别用木遁啊,人在这里的时候还在用木遁控制手柄玩你的星球经营游戏?”


柱间露出无辜的表情。


斑眯了眯眼:“你想去哪里?”


柱间指着侧方的星球投影,说:“这个,红樱星,而且最近好像在开机甲only的活动,在场地可以有抽卡限定机甲概率增加活动,还有一定可能掉落机甲喷漆。”


斑立刻问:“定船票了吗?”


 


红樱星上,机甲only场馆内,无数的迷妹迷弟们川流不息。


场面火热,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爱的心情。


“呜呜呜这是我亲爱的黑羽的模型……”


“哇你看那个coser,林叶劲风的2:1造型超厉害啊!”


 


在角落里,一个冷漠的男人独自坐着。


他对着自己的屏幕,不停的点点点点,手边放着场馆内卖的最火的冰离天鹰同款饮料,没喝几口的样子,让因为队伍太长而放弃排队的人感到一阵阵的羡慕。


感到有点好奇的人悄悄地绕了个大圈,从后方看向了他的屏幕。


还没来得及分辨,就看到这个面色冷漠的男人转过头,看向自己。


“…………………………………………………………………………………………………………妈妈好可怕啊啊啊……”


 


柱间抱着零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斑的脸色比刚来的时候还要差。


柱间:“?”


斑平静道:“我想和策划谈人生。”


柱间:“斑你冷静。”


斑一仰头,声音平静到淡漠了:“我氪了十个大包,打完了二十管体力。什么都没。现在只想再把纪兰之翼怼一遍。”


柱间:“………………………………”


柱间:“我试试?”


斑拿过柱间的零食,将自己的屏幕随手一点,丢在了柱间面前。


柱间翻了翻游戏,拉了一遍机甲列表,然后随手氪了个小包,开始抽卡。


屏幕上瞬间炸开一朵烟花。


“SSR!纪兰之翼!”


 


5


 


“请问二位是否认识影像中的人?”


屏幕上展示的是一个紫色透明装甲和一个金色九尾狐形状的装甲,两个巨型装甲正在日天日地日宇宙,星船和机甲都被日的毫无还手之力。俩装甲,前者一看就是和斑一个宇宙来的,无怪乎人直接联系到了这里。


柱间轻轻叹了一口气,第一次觉得搞事的人还是偶尔能搞对事情的。


譬如说这一次,如果不是这个消息,他可能现在就正在被斑怼了。


 


斑的脸上又冒出了一点嫌弃的意思,但是细看还有点儿复杂。


“可能认识。”他回答,然后问柱间,“是那俩小崽子么?”


柱间:“应该就是佐助与鸣人吧。”


来询问的人听到他们对话,大喜过望,但是还是先谨慎地问了一句:“你们是立场对立的吗?”


柱间:“不是的,他们都是很好的孩子。”


询问者看了看里面被日成狗的星船和机甲们,觉得不太能苟同。


 


但是斑已经高兴起来了。


两个可以怼一段时间不会坏的对手!


柱间微妙地有了一点自家好友移情别恋(?)的感觉,但是还是很快地继续和询问者交谈下去,安排了上战场的事项。


悬浮车已经到了场馆门口,斑收起了屏幕,和柱间两个人瞬身进了车。


司机吓了一跳。


 


接下来的通行一路开了绿灯,询问者甚至给他们临时调出了一条军用速行舰,硬生生在排满的起降台中拉出了额外的十分钟。


 


正在战场上日天日地的佐助和鸣人,还没能日更久,就发现对方的军舰上跳出了一个人。


巨大的、蓝色的、仿佛在燃烧一样的大天狗,举着布都御魂劈了过来。


鸣人:“我勒个去去去去去去去去!”


佐助:“………………………………………………………………………………………………”


“喂喂喂我说,斑,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啊!难道又出什么事了吗?这是秽土转生吗?我觉得我是活人啊!”


“管那么多做什么。”斑理所当然地说,完全没有身为大前辈给后辈们解惑的意愿。


佐助:“斑,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斑的声音随着攻击的气浪,浩浩荡荡穿过宇宙:“想知道?先陪我打一架再说!”


 


于是金色狐狸、持着弓箭的紫色装甲与另一个拿着长刀的蓝色装甲轰轰烈烈地撞在了一起。


太远的星舰接收不到气浪中蕴含的杀伐之声,在只能在宇宙的璀璨星光里远远地静静地看着惊天动地的默剧。


主舰上的人问千手柱间:“你不用去帮忙吗?”


柱间摇摇头,说:“那两个孩子是我们的后辈,斑只是去和他们玩一玩。”


 


听到这话的其他人把目光放回宇宙中正在交战的三个人身上——他们已经知道这不是什么特殊的技术铸造的机甲,而是他们本身的异能——可以手撕机甲踹翻星船怼翻星舰的,异能。


仅仅是交战时候的能量互相撞击的波涛就已经让周围靠的不算近的星船无法控制地翻滚,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斑放出了八尺琼勾玉,被那个九尾金狐躲过之后,这一点不算明显的光一路朝着外围电射过去,刚好撞上了一颗小行星。


小行星炸了。


主舰上的人都抖了一抖。


认真的吗?你们管这个叫玩一玩?


 


6


 


大约是出于某种千手柱间和漩涡鸣人都不太能理解的家族爱,斑和佐助打完之后就飞速熟悉了起来,好像把当初我一刀捅穿你你几拳砸飞我的历史都忘掉了。两个人一起回了主星后,就开始蹲在家里沉迷游戏。


“所以说我还是不能理解这个《机战天才》到底有什么好玩的。”鸣人了无乐趣,“不,我也拒绝,我不要玩《宇宙群星》,我当火影当了二十多年,对经营或者是称霸星系毫无兴趣——”


柱间把木遁收了回来,连带着操作手柄一起。


他感觉有点遗憾。毕竟上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还在四战的战场上顶着少年意气的青春与永不服输的坚定。


现在居然就已经变成嫌弃这嫌弃那的仿佛是长老一样的顽固分子了!


他操控着木遁从房子的另一头给自己拿来了零食和饮料,又送了差不多的几份去斑与佐助那里。


鸣人郁闷了半晌,蹭到佐助边上:“佐助啊我们都很久没见了……不如我们一起出去到处看看吧,我都没怎么出过木叶,我还想继续和你一起旅行啊……”


柱间听了,想起上一次拐斑出去的成果,也一起说服:“对啊斑,我也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自从木叶建立之后我好像就一直在村子里……”


 


斑和佐助一边抽卡,一边陷入沉思。


对于出门,两个宇智波并不是特别热情——身为离家出走专业户,他们生命里的大部分时光都在流浪。


而新的世界、新的宇宙里,似乎没有值得他们奔波的事物。


 


除了身边的贯穿了生命、穿透了生死的挚友。


 


于是一行四人踏上了西天取经的道路。


串戏了。


 


两位家里蹲大爷终于松了口。


柱间和鸣人想的很好,浪漫的星际旅行,走遍每一个特别的星球,在千万亿年此生彼灭的星光之中。


然而在飞船上的时候两个宇智波依然在打游戏。孜孜不倦、恍如真爱。


柱间把自己的《宇宙群星》进度存了档,又回头问斑:“不是抽到纪兰之翼了吗?”


斑抬着万花筒冷冷道:“新出了个叫黑旗的,听说是新岗顶战力,就在前面的白练星的附属星基地上。”


佐助说:“你撕了他也抽不到。”


斑:“呵呵,抽不到不影响我撕他。”


佐助:“哦。”


他一摔屏幕,说:“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这次去那个什么星么?我也想撕蓝冰魂。”


斑:“哦,蓝冰魂,挺好用的。”


佐助:“黑旗也挺好用。”


柱间和鸣人如听天书。


 


整个飞船震了一震。


柱间下意识地去看自己的通讯屏幕,是否有任何信息。


鸣人在边上已经无聊地开启了仙人模式。


他们四个人只是来自两千年前的乘客,曾经也许是宇宙无敌第一有责任感的鸣人,此刻也坐在座位上。


“有另一个星舰在边上。”鸣人说,“刚才就是我们这艘星舰被强制固定引起的震动,现在那艘星舰的人进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又坐了一会儿,斑忽然兴高采烈:“抽到了!”


佐助立刻探过头去:“是什么?”


斑:“黑旗!”


佐助:“啧……”


柱间啪啪啪地鼓掌。


鸣人:“……”


斑道:“柱间帮我抽到了纪兰之翼,加上之前的蓝冰魂、冰离天鹰、今草,今天的黑旗,配上突击星舰三组,刚好可以凑一个队伍全属性10%加成buff。”


佐助倒吸一口气:“这么强!为什么?队伍名字是什么?”


斑翻开队伍列表,念道:“完美的五芒星,稳定的三对三角关系。”


佐助:???


斑:“不知道什么意思,无所谓,buff好用就行。”


佐助“哦”了一声,赞同道:“你说的对。”


 


鸣人举手发言:“其他的乘客好像向在想着舰桥那边走,也有几个人逆着人流过来了。”


斑漫不经心道:“大概是有什么事吧。”


佐助发散了会儿思维,道:“紧急降落?军事征收?临时换舰?障眼法?”


柱间:“…………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这艘船可能是被劫持了。”


 


三个人呆了一会儿。


鸣人赞扬道:“不愧是初代目爷爷啊!果然就是经验丰富思路清晰!”


佐助&斑:“……”


柱间:“哦,因为我玩的游戏有这种突发事件。”


佐助&斑:“…………”


 


此时整个飞船的广播仿佛才被成功劫持,姗姗来迟地播报出声:“都给老子听好了,现在这艘船听我们鲁库星盗的!所有人!所有人!都去舰厅!不愿意去的就在原地等死!”


果不其然,几个端着武器的人按开了这个包厢的门,一脸凶神恶煞:“不想死的都给我滚起来!”


然后这群小弟们就看着这间包厢里的四个人无动于衷。


他不可思议道:“你们是不认识老子手里的武器吗?!这可是军方最新的黑货,嘿嘿,随便一点就可以穿透所有的微型机甲把你们串成烤肉——”


 


斑虚心求教:“柱间,这种时候一般应该怎么办,在你的游戏里?”


柱间:“呃。”


柱间:“这个主要取决于当时我的星球发展情况是什么,兵力分布如何,被绑架的船是什么类型的船,海盗的势力图景是什么,来决定队伍的分配或者是资金……”


鸣人:“总而言之,是要救的?”


佐助:“废话。”


 


小弟一脸懵逼,觉得眼前的这群人简直是听不懂人话,居然在这种时候还在讨论什么游戏……是宅男宅到脑残了吗?


然而这船上的每个人质都是有价值可以换钱的,于是小弟决定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反正残废个胳膊腿不出人命就行,呵呵哒。


于是他端着手里的武器,对着里面看上去最瘦弱的小子开了枪。武器的端口冒出了晦涩的紫光,离散的粒子集成一束。几乎是同一个瞬间,佐助的小须佐盖住了整个身体。


小弟:???这是啥战甲???


佐助:冷漠.jpg


 


小弟们昏迷了过去。


不是被吓昏的,而是被这四个人形武器一手一个敲晕的。


柱间用木遁把他们捆起来丢进了房间里,顺手关上了门。


四个人商量了一下。


鸣人:“我们要去把这群人都找出来控制住吗?”


斑无所谓地道:“反正他们要把所有人都集合到一个地方去,不如直接过去怼。”


佐助闻言赞同:“嗯,擒贼先擒王。”


柱间:“嗯,就是要稍微注意一下不要激化矛盾,在人质还在对方手上的时候要选择正确的谈判人员和合适的谈判方案,暂时的经济损失不要紧……”


鸣人道:“需不需要迂回手段,譬如说……”


斑:“哦,我吸引火力,柱间你在后面用木遁控制住。”


佐助:“嗯,用他们的话来说,两个‘机甲’摆在这里,够他们警惕的了。”


 


7


 


于是三十分钟后,广播里传来了一个温和可亲的声音。


“大家好,现在这艘船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在躲的人可以出来了不用担心,已经没有危险了。另外,有没有擅长控制星舰或者战斗的乘客,预计在十五分钟之后隔壁的星盗的星舰控制权也会落在我们手中,需要专业人士操控星舰核心。”


 


躲在飞船角落的人:……这难道是新型陷阱?引诱我们出去自投罗网?



评论

热度(217)

  1. Aglar anna负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