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柱斑+佐鸣/鸣佐】你们的机甲好酷炫啊(八)

负狂:

*顺手附一个第一章链接…居然快一个月了才写了七八章还没写完我确实摸太多连载鱼了(……看了看自己的脑洞还有好几个会不小心就写成长篇的……骑在墙头内心艰难


*柱斑这一对儿应该还有很多比赛要打但是写的多了详细了会不会重复无聊呢…本想跳掉但是朋友组的副本才走了不到一半……




24


 


鸣人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说着:“这里是一个忽然就和佐助碰到了的直播主,我,你们说我是不是运气特别好?”


「自古flag杀人啊……」


「你们没觉得奇怪吗?之前在玻璃上看到的真的是直播主的小伙伴吗?」


「+1我觉得有点慎得慌」


「直播主你要不要谨慎一点,要是画面太血腥的话我心理承受不住啊!」


「我真的觉得很奇怪啊!你们想,之前忽然一下就消失,现在却好像是什么东西引诱着直播主过去了之后,然后把鱼饵放在这里一样……」


 


鸣人却没有看弹幕。


弹幕里不少人都急了,但是鸣人近乎欢快地向前走着,走向自己的好友。


佐助露出一个笑。


鸣人拍了拍佐助的肩膀,说道:“感觉出什么不同了吗,佐助?”


佐助歪了歪头,那种脊椎的弯度简直让人毛骨悚然了。


“说是幻术也不太对。”鸣人说。


这个摄像头依然是跟着鸣人的视线走的,在无数个光年外的无数个星点的屏幕外,追着直播的人,也冷汗直流地看着鸣人看到的一切。


他靠近了佐助,因此每个看着直播的人也看到那个佐助的影像变得更加清晰了。


佐助的瞳仁极黑,表情正常却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诡秘,但是认认真真地看却又看不出区别,就是非常正常的样子。他还穿着那件普通的深色衣服,领口有些高,他身体的正面依然对着药柜,好像还在寻求着什么似的。他的一只手放在药柜上,另一只手自然的垂落在身侧,在鸣人拍了他的肩膀之后,他这只手慢慢地抬了起来,好像想要去取药,或者是……拍回来。


「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直播主」


「天哪快逃快逃快逃不对劲啊不对劲啊救命」


「人类的脊椎真的能弯到这个弧度吗卧槽你们看他的手指头」


“应该说是……嗯,绝?”


鸣人说完了自己的话,手中几乎是瞬间就出现了一个蓝色的不停旋转的球。这个球没有出现在鸣人视野里,也没有出现在画面里,因此直到鸣人将手抬起,看着这场直播的人才看到了这个“球”的存在。


佐助脸色一僵。


他本来看上去只是带着些莫名诡异的白皙的脸瞬间泛起了青黑,像是死掉的东西那种特殊的青黑色,而表面的皮肤却依然苍白,像个空壳。


里面的什么东西,好像要脱离这身皮囊爬出来了。


鸣人的语气一如既往,就像他刚刚找到佐助的时候一样,就像他一直在和佐助对话的时候一样,语气里带着一两丝雀跃,七八分熟稔,和所有融化在过往岁月里的温和漫然。


“我现在感觉就像是看一本书却被剧透了结尾啊我说,有点扫兴。”


屏幕后面的观众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佐助的脸扭曲着露出了狰狞的样子,口唇一条线一样的裂开,像是蛇一样大张着,嘴角直接到了耳根处。他的眼角也裂开,眼球突出,手也忽然伸长,就像是白色的软体生物似的慢腾腾地伸了过来。


「我要窒息了」


「你不是一个人……」


「直播主心理素质杠杠的连画面都没有抖动我龙傲天对你跪下了!」


接着,他们看到鸣人手里的“球”已经塞到了前方。


看上去美丽、甚至带着一些梦幻色彩的蓝白色相间的球瞬间爆发出巨大的破坏力,屏幕前的那个裂着嘴巴的“人”还保持着那张狰狞的脸,却好像被切断了电线一样,顿时卡住了。


下一个瞬间,他倒飞出去。


屏幕后围观的人们正等待着他被砸飞后落在药柜——或者是墙上发出的轰然声响,有些强迫症患者们还默默地刷起了「救救排列整齐的药盒吧」之类的话,但是预期中的声音并没有到来。


鸣人站在原地,没说话。


于是直播的镜头也就那么保持着,正面面向,偶尔带一点移动,向上,向下,向左,向右,过了好几分钟,才跟着镜头主人的动作,向着那个不知道什么生物被打飞的方向走过去。


“猜谜时间。”鸣人说着,吐起了槽,“这个东西肯定太多年没有做人了吧,虽然模仿佐助模仿的很像,但是动作也太不自然了一点,完全没能骗到我啊……”


「卧槽心太坏了,我们都被骗到了啊以为你要去送死」


「吓pee」


「其实就像是直播主说的那样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就是很诡异啊能骗到才奇怪吧」


「楼上知不知道有一种心情叫关心则乱」


「噫……」


“关心则乱是什么?战斗的时候当然要保持冷静啊,怎么会乱,而且那个显然就是一个陷阱吧。”鸣人看了眼弹幕,然后继续观察那个奇葩东西消失的地方,“一点痕迹都没有,好像我甩出去之后他就不见了,但是我亲眼看见他装在了墙上,然后陷了进去。”


鸣人伸出手摸了摸墙壁。


“墙……唔,摸起来就是墙的样子啊我说,让我玩这种解密的事情太难了,果然我还是继续我们的探险,然后等佐助吧?”


「……」


「……我有特别的偷懒方法?」


「直播主胆子真大为你打call」


鸣人在药房里转了一圈,被灰尘刺激到了鼻腔打了个喷嚏,然后走了出去。


“一层……还剩下急救区和点滴区,要去看看吗你们觉得?”


「跑地图爱好者打1」


「1」


「1」


「1」


鸣人:“哦。”


 


25


 


柱间的心情很复杂。


他微妙地、切实地、难以形容地感受到了斑之前的心情——虽然他并不知道斑当时也是这个心情。


“……汇聚人气。”柱间低声喃喃了一遍,说服了自己,然后重拾心情,愉快地站起来,迎接他胜利归来的好友。


斑心情很好。


柱间扫了一眼就看出来了,然后他自己的心情更加微妙的不好了。


 


他俩一起坐下,然后斑打开了自己的屏幕,两个人一起看着这场比赛后他的飞涨的票数。


斑点评道:“是挺有效的。”


柱间道:“……是很好看。我都没注意过关于忍术的形状控制改变这一方面的事情。”


斑:“柱间,你忘了你的木遁·住家之术了吗?这是我灵感的来源。”


柱间道:“但是木遁和火遁还是不一样的吧?毕竟我可以用我的查克拉支持木遁生长、改变形状,因为木本身就是有生命的可以针对改造的物体,但是火要达成相同的效果,难度太高了。”


斑无所谓道:“反正不是战斗,多花一点时间结印、改变查克拉的运行路线也不算什么难事。”


说到这里,他还是免不了露出一点笑意:“但是第一次就成功了,我也没想到。”


“我也试试!”


柱间举起一根手指,在指尖上冒出了一截柔软的枝条,枝条上开出了一朵小花。


他之前从没这么做过,木遁、或者说忍术,对他们来说是工具,是杀敌之术,是保护自己的手段。


斑见状,手指掐在一起,轻轻地呼了口气。


他又捏了一朵玫瑰,就像是他刚刚在台上造的巨大玫瑰的微型版本,精致小巧,斑的手指轻轻一推,这一点明亮的、美丽的火光,就落在了柱间指尖的花上。


这火焰玫瑰好像被惊扰到似的一跳,随后整个炸开,一捧小火星落在了柱间的花朵周围,互相缠绕勾连,点点火光映照着这两个默然施术的人的脸,连表情也似与火光一同晃动着,明暗不清。


 


边上有人说:“他们这是在调情吗?”


听到别人八卦的柱间和斑同时一顿。本来打算顺水推舟准备在斑的火中干脆烧个干净的花充满生命力地顽强的立着,而本来放完了烟花就打算熄灭掉的这点点星辰般火星停在花的周围默默燃烧着。


另一个人回答:“你瞎了吗?”


柱间和斑同时、不引人注意、不自觉地吐了口气。


然后他们听到那个人补充说:“这还用问?”


言下之意那是非常的肯定了。


斑&柱间:“……”


两个人对视一眼,因为自己的情绪都不是很对头,因此也没有发现对方藏在普通表情下的莫名尴尬,非常有默契地散去了手中的忍术。


 


“咳……这样好像比较有趣啊,斑。”柱间用木遁缠绕着自己的手指,将话题转回去,“不过送花这个用法你用过了,我想试试别的方法。”


斑:“……”


柱间绞尽脑汁:“你说呢?还有什么比较好?虽然利用木遁搓花很简单,但是真的把花送出去还是觉得怪怪的不是很合适。”


斑心道你竟然还有节操,于是他说:“可以搜集一些这方面的情报,再做选择。”


柱间握拳一敲手心,愉快道:“你说的对!”


 


26


于是两个人开始。


 


不翻不知道,各种各样的人用不同的千奇百怪的聚集人气的方式,不过能在论坛上被记住的不是特别奇葩的就是特别强的。


这茫茫宇宙无数星辰,星际人民从来不怕信息大爆炸。有足够的信息网站和论坛里记录了足够这两个土鳖人士看上几天几夜的历史。


 


与此同时,两个土鳖人士也打开了新大门。


 


新CP推广论坛区》今年的新绝杀赛又要开始了,有人打算来聊一聊,买买股票吗?


新CP推广论坛区》新锐直播主大发掘!有人看了白练星人鱼事件的直播吗,我入了这对的股了!



评论

热度(120)

  1. Aglar anna负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