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柱斑】理性讨论两个Alpha真的有未来吗

负狂:

*纯段子,OOC警告,短篇一发完,ABO梗双A。


*这篇的话(虽然毫无此发展)但应该是柱斑/斑柱无差,介意的小伙伴谨慎


*…………所以本系列可能还有双O……。双B点我


 








1


讲真,在千手柱间说出那一句话之前,所有人——并不特指千手和宇智波两家人——忍界所有人都以为,在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双双当上各自家族的族长之后,这两家要怼大发怼上天怼个你死我活,从此山高水长后会无期不出三年必然有一家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这不怪他们。


毕竟都是超强力的最顶尖Alpha。


 


2


在战场上硬刚的忍者们多数为Alpha。


忍者内部系统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正面冲突基本靠Alpha,暗地策应基本用Beta,敌后战略基本看Omega。


而除了在信息素的辨别上有缺陷、数目又极为巨大的Beta们常年成为背景板上的芸芸众生,各种因为其他两个大性别的各种意外懵逼,Alpha和Omega们都是依靠信息素识人的——这是比其他所有的感官都更为明确的认知法则。


因此,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信息素之狂烈,与这两个人之间的绝对不合,是所有曾经遇到过他们打架的Alpha和Omega的共识。


 


3


这不怪吃瓜群众。


毕竟连这两位的弟弟都这么想。


 


4


譬如说千手扉间。


身为千手柱间的弟弟、同时也是一个Alpha的千手扉间,对自己大哥的信息素再熟悉不过了。柱间的信息素像是森林或者是草原,带着非常浓重的植物气息。那种在Alpha里都算得上柔和的信息素,平时的战斗与任务都只有浅淡的波动,像是低垂的长草,或者是干枯的林木,然而一旦与宇智波斑对战,就浓重狂暴到足以刺得人涕泗横流。


让千手扉间相信自家大哥偶尔提起的梦想与儿时的好友情谊,千手扉间是不答应的。


 


5


譬如说宇智波泉奈。


身为宇智波斑的弟弟、同时也是一个Alpha的宇智波泉奈,对自家哥哥的信息素无比的熟悉。自家哥哥大部分的时候信息素的状态都很平静,而随着年岁见长,也渐渐变得更加冰凉,就像是北国冻土一般。大部分的战斗都像是在刮含着冰碴子的风,而一旦与千手柱间对战,就如同是如同裹挟着千万把冰刃的暴风雪一般,旁人连触及的勇气都会失去。


虽然自家哥哥平时提起千手柱间时态度平静而缓和,但泉奈一直认为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6


虽然事实差的也不算远。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每次打架都是下狠手往死里打的。随着他们实力渐长,这种狠手就变得越来越惊心动魄惊天动地,充斥着恨不得咬死对方全家灭了对方祖宗十八代的强大气势。


这不怪他们。


怪Alpha。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不是Alpha——而是特指Alpha的本能、特性。好勇斗狠、争强夺胜、唯我独尊的野兽一般的本能。


 


对于Alpha来说……


他人即挑衅。


他人的信息素即是战书。


 


7


所以,直到千手柱间说出那句话之前,没有任何人能窥见两人殊死搏斗之下的隐秘关系。


——也不怪这个迟钝的世界。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是自小就认识的。


这一点只有双方的弟弟和双方死去的老父亲知道。


这个自小,是指,比他们在战场与冲突任务中正式见面的时刻还要小一些的自小。


 


但是当时没有人在意。


毕竟,两个Alpha,哪怕是在同一个家族里,也很难一直都维持和谐的关系,更不用说是来自敌对家族的Alpha了。


无数对战、信息素的冲击、本能的威胁与侵犯欲,都会让Alpha那种过于强硬的本性直接地涌上足够多的厌恶。同一个家族好歹还有臣服与勉强的协作,不同家族的Alpha只有不死不休的结局。


 


两个性腺都没发育完全、信息素却已经开始让他们之间变得爱比斗、交手、互相挑衅的Alpha,还会有什么结局呢?


 


8


这种认知几乎就成100%的真实了。


几乎。


 


如果不是这俩货第一次发情就是对着对方——而且方圆十里内根本闻不到一丝Omega的味道的话。


 


9


那是一个抢夺性质的任务。


当时有传言说深山中长成了一株上好的草药,可治百病、为寿不久者续命。各城贵族们都蠢蠢欲动,各自雇佣了忍者前去摘取。


而最出的起价格的两家贵族,则分别请到了千手与宇智波。


为了对得起付出的钱财,贵族们点名要最强大的忍者,而彼时最强大也是最合适的忍者,就是两位年纪轻轻已然超越了他们父亲水准的少族长了。


 


山高且深,带出来的人手都被放出去搜索草药可能的所在。


老大一座山,方圆万把公顷,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就能愣生生地撞到一起去。


信息素在数十米外率先开始了第一波交锋,几轮拳脚过去后大树倒了几棵,随后两个人用他们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停了手。


 


“有点扫兴。”斑说。


柱间摸着头笑道:“毕竟这次的任务目标……太小了,我们随便打打就容易毁掉。”


斑懒洋洋地抬了抬眉毛,身上冰冷的信息素绕着柱间打了个转。千手柱间的信息素先于他的理智反应,瞬间气息勃发。


“别闹了哦斑。”柱间无奈。


“那是什么奇怪的语气。”斑嫌弃,“你离我远点,你那味儿太冲了。”


“你也差不多啊!”柱间委屈道,“为什么说的我好像是什么脏东西似的……”


斑:“对于Alpha来说,别的Alpha就是脏东西。”


“到也没错。”


 


虽然从第三方角度来说,这两个人的信息素看上去都不太难闻。


但是对于将征服与控制刻入骨血的Alpha来说,未对自己表达臣服的其他信息素的存在,就是天底下最叫人难以接受的东西。


在柱间感受中,斑的信息素就像是将人腿脚都冻断的刮骨毒刀,每次接触都是冰冷的疼痛。而在斑的感知里,柱间的信息素就像是搅得人脑子都要裂开的切碎了的叶子,骤然闻到仿佛是将植物打碎的泥巴直接向着感官里塞。


 


然而两个人虽然都觉得很不舒服,却没有分开搜寻,反而结伴——如果说中间隔了五六米的方式也算是并肩同行的话——在山内搜索起来。


未发开过的深山对普通人来说很不友好。忍者虽然可以在树桠之间跳跃前行,但是对于长在喜阴蕨类植物底下的独此一株的草药来说,这种高度就显得太不仔细了。


搜寻了一整日,依然没有什么收获。


时已入秋,太阳一落,山里就显得寒凉。两人虽然不惧野兽,但是夜里光线不好,方向也不明晰。于是两人找了一条小山溪,清出一片空间用来休息。


 


在近十年对立时光中,这样的时刻并不多见。


“斑。”


“嗯?”


“我好像……有点热。”


宇智波斑抽了抽鼻子,又坐远了点儿。


柱间:QAQ


“你这是被什么玩意勾起一点情潮了吧。”斑嫌弃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柱间嘴唇动了动,犹豫一番,说:“不对啊……”


他看着斑,眼神在火光下闪动。


今天他确实遇见了一株特殊植物,但是那种植物的作用只是在动情时助兴而已,不会引起Alpha的特殊反应,他当时没有太在意,毕竟……


斑的信息素的味道也浓厚的过分了,坐在火堆边也让人觉得冷。


“斑……”


“干什么?”


柱间着迷了一样的站起来,向斑走过去。


斑坐在原地没动。


柱间跪坐在斑的面前,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他非常缓慢地靠了过去,两个人的信息素在空中缠绕,在距离斑的嘴唇还有微不可察的距离时,柱间忽地停住。


他迅速收回双手结印,木遁从他的双臂之间飞出,斑几乎是同时双手一合,须佐能乎覆盖住了自己,转手抽出腰间短刀刺向柱间。两人都默契的没有用大规模的忍术,只是在用体术、幻术和低级忍术交锋,你来我往了几百个回合,体术上稍显弱势的斑最后被柱间钳住胳膊,压倒在了地上。


斑微喘着低笑起来:“千手柱间,你对着我发情?”


柱间把脸埋在斑的肩颈处,道:“斑难道就没有吗?”


他蹭了蹭斑的裤子,两个人都蓄势勃发。


斑懒洋洋道:“抬起头来。”


柱间笑嘻嘻地蹭了过去,与斑接了个吻。


一开始的单纯地贴着,两个人勉强到还好,唇齿相合时,斑和柱间亲了一会儿,最后两个人忍无可忍,亲吻变成啃咬,啃咬变成撕扯,血液从嘴角流下,再度大打出手。


柱间跳到一边抹嘴唇,斑直接凝聚了个微型水遁漱口,一边吐水一边从忍具包里抽出手里剑,簌簌几下朝着柱间飞过去,柱间一边抹嘴一边单手结了个小印,一大块木板横在两人之间,被手里剑戳出花儿来了。


 


“苦死了。”斑道。


柱间无辜:“你的味道也很刺啊。”


两个人相顾无言。


都是Alpha,谁家信息素能不像毒药?


两人看了看自己裤裆,又看了看对方,决心把乱七八糟的所有欲望统一化作战斗欲,痛痛快快地打了个通宵。


 


10


后来也不是再没有过尝试。


然而身份立场所限,他们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在战场硝烟的缝隙里,任务之间难算空白的余裕里,接一个苦涩又刺痛、信息素随着唾液一路烧灼的吻。


然而每次都是以比之前更狠的对战作为结尾。


 


11


有时,在当时立场并不敌对的时候,柱间也想给斑提供一些治疗。


绿色的查克拉光团,光是看着就能感受到浓郁的生命气息。然而,比生命气息更加浓厚的,是充斥在查克拉之中的千手柱间的信息素味道。


 


宇智波斑顿时就理解了,为什么有时候对面千手家打扫战场的时候比对打的时候鬼哭狼嚎的还厉害。


宇智波家的医忍,大部分是Beta或者Omega。


然而,千手家的Alpha医忍,不少。


 


12


在很久以后,千手与宇智波终于结盟,柱间与斑一同出战时。


在战场上遇到意料之外的险恶情况,斑不得不受到来自柱间的紧急治疗的时候——他也不得不直接接受来自于信息素的侵蚀如同千刀斫身、万箭穿心。


 


后来斑就学会了比之前更加优雅的战斗方式。


为了避免受伤。


 


13


斑也试着学习医疗忍术,然而效果惨不忍睹,还没有柱间自己恢复来的快。


所以只能作为偶尔的报复性行为。


 


以及泉奈不乖的时候,凝聚在指尖的战略性威胁。


 


14


……所以说。


两个Alpha,还能怎样呢?


 


年岁已长、两人正式成为双方家族的名义上与实质上的领导者后。


在漫长的对抗战斗中,双方都有死有伤,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互相针对着战了好几个小时,在两边都打的如同生死决斗、两个人的信息素叫嚣着一山不容二虎、仿佛必定会以一方的死亡作为定局的时候。


他们又一次以极其冷静、克制、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压制住自己自己战斗欲的姿态,从狂啸着的信息素与坑坑洼洼的战斗中心退出来。


以往的这个时候,主要是为了保全各自家族——


千手柱间说出了在场所有人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发言。


 


 “斑,结盟之后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15


……稍微等一下。


众人心中的疑惑简直溢出来了,他们手中的刀兵上还沾着敌方的鲜血……


我们难道已经结盟了吗???居然就跳到了结婚话题上了???


 


16


“白痴!”斑怒吼。


众人紧绷的心松了一点,感到了些许安慰。


估计是千手柱间的脑子刚刚跳频道了吧。不用在意。


斑继续怒吼:“两个Alpha怎么结婚!”


斑大人说的对呀!


两个Alpha怎么结婚!


……


所以说千手和宇智波难道真的结盟了?!


……果然是宇智波斑的脑子也跳频道了吧。呵呵哒。


千手柱间吼道:“凭什么两个Alpha就不能结婚!”


两个Alpha就是不能结婚啊!


可怜可怜Omega吧!


斑吼道:“床都不能上怎么结婚!!!”


斑大人说的有道理!


两个Alpha就是不能结婚啊!


……不。


…………等等。


 


嗯,所以,我们真的结盟了吗?


 


17


“哥哥,关于结盟一事……”


“兄长大人,结盟的事情……”


两家弟弟大人勇敢地站了出来,顶着毒气弹一样的信息素艰难开口。


 


柱间不容置喙道:“定在下个月初八。”


斑说:“不行,当天是族内的特殊日子。”


柱间道:“哦,那就初九。”


两个人三言两语定下了基调,泉奈和扉间张着嘴说不出话。


 


头狼决定与对方携手,狼群里还有谁敢泄露出一丝呜咽?


这就是Alpha族群的生存法则。


你强你说话,我弱我闭嘴。


 


两个最强的Alpha光是站在那里便如岳峙渊渟,常人光是动一动手指都会觉得压力铺天盖地、冷汗簌簌而下。


这是自柱间与斑上战场以来,无数场战斗建立的绝对的统治。


 


18


结盟的事情很顺利。


建村的事情很顺利。


 


柱间和斑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对着坐在大坑的两边。


惟有这件事,怎样都不顺利。


 


不是没有感情。


早在第一次的伪情潮之后,两人就爽快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只是喜欢同性罢了,算什么大事?


这些年一路走来,风霜刀剑皆可作过眼云烟,然而Alpha天性却不是什么能轻易背离的东西。深植于基因之中的排斥与征服欲让他们每次靠近对方时都蓬发着压抑不住的战斗本性,不出手与对方拳脚一番都难以顺利接吻,更别说……更多的了。


 


柱间的唇角还挂着血,但是却找不到一丝伤口。斑脱下手套,沾了一滴血,伸出舌头舔了舔。


“连血的味道都这么讨厌。”斑慢条斯理的说,“不过既然是战败者的血,我也就勉强接受了。”


刚才的争锋之中,斑占了上风。


柱间无所谓地一笑,然而刚刚才平息不少的欲望却被斑一句话挑起,他双手结印,木遁再度铺天盖地!


斑大笑着迎了上来,已经成坑的地面被夯实了压的更平,一人高的团扇被挥舞的轰然作响。


 


19


正在为村子奋力劳动的人民面无表情地看着远方,千米之外的战斗中逸散的信息素顺着风飘过来,明明是炎热的盛夏,村子里的Alpha和Omega们集体打了个寒颤。


仿佛是在北国冻土之中与暴风雪搏斗的嗜血毒藤妖,双方的狂暴气势压的人两股战战。


 


……所以。


Alpha和Omega们面无表情,非常冷漠。


建村两年了,这俩依然时不时这么打,战斗之凶狠信息素之浓郁,还是那副熟悉的你死我活不到一方死亡难以停手的架势。


然而,又时常可以看到他们在拳脚搏斗的间隙里接吻——情报来自于火影楼值班忍者。


 


让人不禁怀疑起来,难道过去的这么些年里,他们其实都是在调情吗?


 


20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这么想。


毕竟是一边说着结盟一边喊着结婚的两个人,感情好是必然的吧!以前各有立场,打生打死无需在意,杀不掉最后看对了眼,也不是没有可能……


 


结盟之后,两个人依然这么打。不说出口的话藏在信息素里,叫嚣着要杀死对方。


就有人忍不住阴谋论了。


难道是出于什么特别的考虑……或者是计划?其实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感情差得一塌糊涂,只是为了莫名的目的才作出这样的选择……毕竟千手与宇智波联手后,睥睨纵横天下无敌,但是,如果两家的族长实质关系并不好的话,就还有可趁之机。


再说,Alpha是没可能爱上Alpha的。


两个人平时能瞒过世界,但是真正动手了之后,最直白的、掩盖不住的、附着在信息素里的话语是瞒不过人的。


 


打蛇打七寸,要搞事就要从最薄弱有效的点搞起。


 


21


那段时间,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都有点懵逼。


Omega虽然算不上稀缺的存在,但也是重要战略物资了,为什么哪儿哪儿都能撞上发情期的Omega?


已经这么烂大街不值钱没人保护了吗?最近的任务量来说也没觉得针对Omega的事情有什么太大变化啊?


 


然而Omega的信息素,对于Alpha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


每个Omega的味道都略有不同,但是绝对相同的是那种袒露无遗的甜美诱惑。比起Alpha信息素强大的留香能力,Omega的信息素近乎是不留痕迹的。


这就更加微妙了。


因为完全可以吃了不承认。


 


一段关系的破裂始于怀疑。


尤其对于本性自负、征服欲与控制欲极强的Alpha来说。


 


22


一边到处撞见发情的Omega,一边到处都有Omega近乎不分场合的向着自己身边靠近。


如果说开头的几天还疑惑,那之后柱间和斑就完全是:冷漠.jpg


 


但是,心理上虽然很不以为意,身体却很诚实。


被挑起的情潮只有一种手段能够解决。


 


因此,那段时间,所有在背后暗搓搓地搞小动作的人全都收到了来自目标反应的鼓舞。


自从各种Omega出现之后,两个Alpha——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打起来的几率大了超级多。时不时就可以看到两个顶尖的Alpha在各种场合互相殴打。


他们却看不到真相。


毕竟这两位打起来了,不避难的都是傻子。


 


于是一边乐呵呵地施行着自己的计划,一边等待着木叶破裂的时刻。


 


23


等了很久。


 


#蜡烛


 


24


“你身上起码三个人的味道。”柱间抽了抽鼻子,有点委屈。


斑:“你身上有五个——一个百合香,一个野蔷薇,一个蜂蜜,一个夹竹桃,还有一个大概是松针。”


柱间不甘示弱:“你身上的是金银花、橙子和满天星。”


斑:“……”


柱间:“……”


 


两个人都想到了对方身边有Omega时候的模样,Alpha的征服与支配欲望让他们不过是压抑着自己的冲动与欲望,勉强和平对话而已。


忍了忍。


又忍了忍。


还是没忍住,克制地只打出了个小坑,两个人躺在坑里接吻。


 


25


并不是没试过更多的。


情人之间的亲密何至于此一种?唇舌交缠只是最基础的部分,对对方身体的渴望、想要抚摸过对方的寸寸肌肤,想要与对方一起享受极乐的美好……


 


然而最后只能在战斗遗迹里接吻,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也是不想的。


 


26


Omega事件彻底激发了两个人的战斗欲望。


除了真·战斗欲望之外,就是和亲密行为这件事儿杠上了的战斗欲望。


能信吗??能想象吗??两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活到现在,居然只送出去了初吻!


太残酷了!


毫无人性!


 


“不如再试试吧?”柱间不确定地问。


“再试试吧。”斑沉吟回答。


用尽了全身的控制力量,将自己的信息素压到最低水准,斑和柱间都觉得自己可以出门装Beta了……然后接了一个平静无波的克制的吻。


 


就好像是从此以后天高海阔不复相见,你舍弃一身性命刺杀高居的神,我负担起百万人的信仰性命去穿越刀山火海,此前我们从未说过话、此后我们也再无交谈的可能。


 


“不可能。”斑冷静地说,“保持着这种绝对冷静的状态,硬都硬不起来。”


“你的嘴唇有点苦也有点咸。”柱间也冷静地说,“稍显干燥,注意补水。”


 


27


两人又试了试,如果一个人不压抑自己而另一个人努力装B呢?


 


结论是不成立。


一个Alpha被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狂躁的围绕着却不做出任何反应本就强人所难,更别说另一个人明明就是自己的心仪之人,简直就是被疯狂撩却不让人心动一样,根本是无稽之谈。


 


28


……后来。


意外之下被两家弟弟得知了两人目前的状态实情时,两家弟弟第一反应都是去给自家哥哥找攻略。


Alpha与Alpha在一起这件事情,虽然稀少,但并不是完全没有。


虽然以Beta的种群数量之盛来看,就算没有合适的Omega,一个Alpha找一个Beta是非常简单正常的事情,只是Beta会稍微有点辛苦而已……


 


但世间总有无人可敌的深情。


和最险恶难当、肆无忌惮的欺凌。


 


29


被千叮万嘱一定要独享资料的两个兄长大人很快就同流合污,一起对着资料们学术起来。


 


如果放在前两年,两个人可能还有默默钻研一争高下的心思,然而到了现在,他们已经非常淡定了。争个啥,想个啥,都没卵用,实力摆在这里,要杀掉对方尚且有难度,更别说要彻底地胜利地压制住对方了。


那还能咋办?合作呗。


这也许是个好迹象,Alpha的特性之一竟然在渐渐地因为融合与习惯放弃了跳存在感。


 


然而最后对着一打资料,两个人能看到的都是很悲剧的结果。


其中大部分的例子都是依靠的完全压制,场面惨烈如同QJ,里面还附了不少医疗报告。大部分都是撕裂伤,少部分是关于骨折的处理,还有一两例是生理问题——毕竟Alpha不是Omega,天生的侵略者,骤然被冲入太多的同性信息素,过敏或者是过激都是很正常的。


受伤之类的,倒是没人害怕,反正对宇智波斑来说只要别让千手柱间来治疗就不算大事。但是,无一例外的,这种最后能够成功的例子,双方总是强弱分明。


至于被迫躺在弱势位置的Alpha到底感受如何……就没有记载。


 


不过看这验伤报告,上床如上刑,估计是没错了。


 


30


Alpha的性欲与暴力欲常常是一体的。


在前者得不到有效发泄的时候,后者就往往水涨船高。


 


大约在结盟五六年后,连村子都建好差不多搬进去了,Omega送了不知道多少个,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也不知道打烂了多少块地,千手家和宇智波家倒是愈发的好成一团了。


也有不少心眼清明的人,看着小老鼠们暗地里搞小动作,洞观若火也默默看戏,说到底,两个大族长走到一起并非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强力的Alpha也是战略资源。


这样的血被浪费,谁都会感到惋惜。


 


然而这样五六年过后,不管是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开始对俩大Alpha的战斗视若无睹了。虽然信息素还是会激烈的作出反应,但是情绪上简直被倦怠铺满。


 


正如他们后来逐渐开始怀疑的那样,这显然已经是这两位的调情方式了,虽然有点特殊,现在问题来了: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把这个当做调情的呢?


 


31


这个世界有很多很多种解决各种事情的方法。人生那么多条岔路口,每一条都可以通往最终的结局。


人生也未必要非君不可。


 


但是,如果将他们这一生比作是一块蛋糕,缺了一个爱人不会对生命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们依然是至交好友、是此世间唯一能彼此理解的人,家庭、事业、梦想,哪一样都不会逊色。蛋糕依然漂漂亮亮、美味至极。


只是一旦有了这个人,就如同山河也被重塑过一遍——水还是那个水,树还是那个树,却万事万物全都变得精彩非凡又格外迷人,仿佛只要与这个人一同,天下间一切苦难都可甘之如饴。


 


32


……所以说,连这种觉悟都有了的话。


千手柱间用尽全身的力量把斑压在自己身下,依然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可以彻底避开按在自己心口的苦无。


——或者避开要害?


不,伤到任何脏器都会让他变得弱势,到时候就是他被压制,却用木遁卡住斑的颈椎了。


 


……却事到临头,依然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压制住自己的本性,选择暂退一步。


 


33


不论是历史报告,还是亲身实践,都残酷地揭露了事实。


 


如果说一定要进行负距离的接触才能脱离处男的话,那么,千手柱间和斑同时陷入了一种迷之绝望里——他们俩这辈子可能都无法脱处了。


 


 


Fin



评论

热度(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