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lar anna

【五件套】要来一杯结契兄弟的交杯酒吗(38)

艾唯森:

纯原著背景,从斑爷死前一念之差开始硬掰


有从“朋友”到爱人的转变,略慢热


主宇智波五件套


前文链接:卷一    34    35    36    37




————————————————




  坐在休息厅中,斑和带土面面相觑,同时舒展双腿向沙发上仰靠,看到彼此相似的动作忍不住都笑了。带土率先道:“你那老朋友,今天反应可真不一样。”




  斑回击道:“是啊,和你比不了,你的老朋友看起来以往没什么区别呢。”




  带土:“在战场上看你俩旁若无人的样子,还以为这次见面初代目会很开心呢。”




  斑:“是啊,你和那个六代目是我见过最会装样子的人,我该说不愧是一个老师带出来的吗。”




  互相伤害之后,带土一手搭在额头上,整个人透露着颓废和绝望,“算了吧斑,一条绳上的战犯咱们就和谐一点,加上鸣人,那师徒仨站在一块我看一眼就怂,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听了这话斑笑了笑,看着带土微微眯起了眼睛。斑觉得自己好像认识了一个新的带土,自从回到木叶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与四战时一样的沉着,与平时一样的不着调,两者加在一起构成了一种绝佳的危险气势,嘴上认着怂,实际上却无懈可击。




  斑一直都知道带土是个爱演的人,直到现在,才觉得这是最贴近他这些年来生存面貌的样子。




  当年那个阳光烂漫的小孩长成了今天这番模样,斑觉得自己应该自责一下,是他对带土的影响不太好。实际上内心里却止不住美滋滋的,我的学生就该这样。




  就在两个人闭目养神快睡着的时候,一组身着白衣的封印班和两队狱警走了进来,领头的队长说道:“宇智波带土,我们要对你的能力进行封印,望请配合。”




  带土睁开了眼,望向束缚衣和瞳术封印绷带,勾起嘴角点了点头。




  狱警队向斑走了过来,带队上忍语气带着丝忐忑惶恐,努力摆正自己的态度道:“……斑大人。给您安排了休息的卧房,请您跟我这边走。”




  听到对自己安排,斑看着这个小忍者笑了,与带土相比真是天差地别,木叶果然还是不敢拿“另一创始人”怎么样。




  斑指了指正在被全套封印的带土,不太在意的说:“不用优待安排,我跟那小子一路就行。说来木叶的监狱,还是我建的。”




  ————————————




  泉奈和扉间走在木叶的月色下,凌晨时分街道沉寂,泉奈面容平静,左右赏景的样子十分轻松。




  街上只能听到蝉鸣和两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像一种奇怪却和谐的韵律。




  泉奈打破安静道:“我去的那些年,发生了很多精彩的事,你过得还好?”




  “这世上没有谁的人生,谈的上还好。”扉间淡淡道。




  “这回答,真是一如既往你的风格。”




  也许是天色朦胧,也许是能与宿敌同行太过梦幻,扉间把自己之前想问的话说出了口:“你却不是一如既往,我本以为你会要求和宇智波共进退的。”




  “不一样了,我是宇智波,而他们是木叶的宇智波。”泉奈笑笑,带着些苦涩,“我不是木叶忍者,而斑哥和带土是,如果说村子是我们当年的家族,你们的内部问题我就不该参与。”




  “……你能这么想很好。”扉间简单答道,对于这个问题他并不知道回什么,死在时代前,这是泉奈的幸运与悲凉。




  “斑和带土曾经搞过什么想来你也知道了,说真的,我有时候会崇拜你们宇智波的疯狂,两个人战全世界这种事竟然也做得出。”扉间顿了顿,问道,“他们将面临的是整忍界的审判,你会担心吗?”


  


  听到宇智波那些神奇的光辉事迹,泉奈无奈笑笑,回道:“斑哥当年选择信任柱间,然后你们成功了。”


  他眼神望着路灯,认真的说:“这次,我也选择相信你。”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着,空气安静的了一会,扉间默默的说:“我有什么好信的,我与斑死生不相容。”




  泉奈没理扉间的这句话,内心吐槽你和斑哥像着呢。




  泉奈侧过头,眼睛弯弯的看着扉间,在月光照映下黑眸中闪着光彩,“呐扉间,你是木叶的火影对不对。”




  “嗯?”扉间不太明白泉奈想表达什么,只是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好像要不自禁深陷其中。这种奇妙的感觉在扉间过于理智的人生中未曾有过,也许是宇智波的眼睛太魔力,也许是泉奈对于他来说,终究是独特的。




  泉奈道:“我想做木叶的忍者,可以吗?”




  听到这句话扉间愣了愣,直到此刻才有真实感,他和泉奈不再是宿敌了,将要站在一个阵营,互相交付后背。




  扉间道:“你去的早,木叶没资格要求你,但你若想,就自然是木叶的忍者。无论世事怎样,斑永远是木叶的创始人之一,宇智波也永远是木叶的一部分。”




  泉奈被这段认真的回答弄得有些好笑,他伸手去摘扉间的护额,在扉间诧异的表情下向前蹦了两步,把宽护额系上自己额头:“哈哈哈,木叶的宇智波泉奈,听起来很棒,扉间我带这个你看怎么样?”




  泉奈笑嘻嘻的摆了个造型,手指八字抵在下巴上,整个人十分孩子气。




  扉间本想老气的掷出一句“你不要闹”,但一想到眼前人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孩子,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望着泉奈滑稽的造型,面上罕见带了一丝笑意,“还我吧, 你不适合,明天送你新的。”




  被猛然摘下了护额,扉间的头发有些凌乱,失去了遮挡脸颊略显消瘦与稚嫩,在灰蓝的天色下一头银发衬得更加禁欲,面上带着一点点柔和,整个人好像不一样了,气势收了起来,犹如他从未拥有过的年少风光。




  泉奈看着这样的扉间,心弦好像被风轻轻波动,忍不住继续孩子气的表演下去,拆下护额藏进袖子里:“我猜你肯定不止一个,这个就当你送我的回村礼物啦。说实在的扉间,当年我就很想说,这种宽护额是浪费你的脸哦,明明是个帅气的小哥哥,戴上它之后老气横秋的。”




  向来喜欢扮老的扉间听了这话并没有开心,他压低嗓子道:“老夫本就年过半百,你要拿去我也懒得跟你个小孩争。”




  “你可真的是。”泉奈争论道,“我和你怎么也算同龄人嘛,自称什么老夫……”




  ——————————————




  柱间回到家中,真的上床补了一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慢条斯理的起床。家里有扉间和泉奈回来过的痕迹,柱间没太在意,洗浴、吃饭、浇了浇院子里养的植物,打理好自己,出门。




  沉淀了大半天,他觉得自己还是很思念斑,决定纵容自己去找斑多相处一会。




  他先上火影楼问了斑所在的位置,随后去了木叶监狱,挥退看守的小忍者们,只身走了进去。




  重危监狱里只有斑和带土两人,他们俩被分开关押着,透过厚重的木栏杆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影。




  带土被全身封印,斑并没有,他在单人床上仰躺着,枕着自己手臂翘着二郎腿。




  感到走进来的脚步声,斑未睁眼,只是淡淡的说:“你来了。”




  柱间没拿钥匙,指尖催生的树枝简单一转,牢锁就开了。




  他弯腰进入其中,十分自然的在床侧坐下,捻起一缕斑的长发,握在指尖轻轻摆弄。




      “恩,我来了。”


 

评论

热度(639)